sister location

(二)


   

    离开地下仓库,Will来到了宿舍。他一开始对这份工作竟然包住感到挺惊讶的。于是为了方便找线索破案,最终决定把狗狗们暂时托付给了Alana,自己带了一点东西住了进去。现在他正忙着把自己不多的行李整理出来。

    房间不大,但从房间里遗留的一些个人物品可以看出,在他之前有人住过这里,而且还不止生活了一两天。是上一个保安留下的?那么应该找他聊聊才行,也许会有什么突破。Will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物品,开始仔细查看那些遗留下来的东西。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留下来的东西也太齐全了一点,从被子铺盖到个人的衣服洗漱用具等等全都在这。让人感觉住在这的人好像从来都没离开过,或是,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Will盯着这些东西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找了个角落把那些遗留物都放好。毕竟他也不确定上一个在这的人是不是失踪了或是干脆不要这些东西了,还是要帮人家保存着。电视机下有个纸箱,Will把它翻出来,想要用它来装那些上一个人的洗漱用品。不过这个箱子好像挺旧的,纸面有些泛黄,还积了一层厚灰。他刚把它翻出来,就被扬起的灰尘呛了一头一脸。Will立刻打消了用它来装东西的念头,很难受地揉着发痒的鼻子刚想把它推回去,里面的东西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里面放着几盘录像带,它们还算干净,放在这的时间不会超过两星期,与这个老旧的盒子形成了不小的对比。Will注意到上面还贴有标签,写着日期和机械玩偶的名字。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这些录像很可能是与机械玩偶有关的重要线索,甚至,会不会是William的录像?  

    这可是重大发现,Will感觉自己拿着录像带的手都有点开始发抖。他很想现在立刻把录像放出来,但是,他的精神状态自从回来后就一直不好,现在他的大脑急需休息。Will有点沮丧的看着录像带,长叹一口气,还是把它放回了盒子,然后他拿起了里面的另一个东西——一个金色的小毛绒玩具熊,还带着一顶紫色的小礼帽。虽然只是一个毛绒玩具,但在和玩偶们“愉快”地相处了一天晚上后,Will还是不争气的对这家伙有点发毛。特别是它的眼睛,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原因,它好像一直在看着自己。Will很没出息地打了一个寒颤,随手把它放在了电视上,去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倒进了床里。他闭上眼,晚上经历的一切的细节都向他涌来。华丽而诡异的机械玩偶,时常与现实脱节的引导员,渗人的称呼语,以及......Will注意到的,一直对着他的的摄像头。      

    他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在主控制室和Circus Baby礼堂控制室里都有监控直直的对着他。而在开灯查看玩偶房间时,Will却发现里面没有摄像头——曾经应该是有的,但从开灯时Will看见的光区照域边缘一些外露着电线的摄像头的把来看,里面的摄像头应该是已经被暴力拆除了。如果里外都还有摄像头那还没什么,但可是现在看起来可能只剩外面的摄像头在看着自己了,这让Will感觉被监视的不是玩偶是自己才对。      

    被监视......

    Will嘲笑着叹了口气,他想起了那个自己一直在苦苦追查的食人魔。他只知道他大概是一个教授,或者心理医生之类的高学历高智商的人,有自己的一套美学理念,但除了这些Will靠共情得到的信息之外,再也没找到任何实质性的证物。一个狡猾恶劣的犯罪者。Will知道他只把这看做普普通通的猎杀,就像去超市买菜一样再正常不过。他是不会自己停下他的恶行的,为此Will东奔西走,他的每个作案现场Will都去过,甚至连模仿犯的他也没放过。他靠着毅力透支着自己的大脑,他发誓要亲手捉到这个恶魔,结果呢?他连对方的脸都没见着(其实是有的:3),就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痛苦的移情中慢慢陷入癫狂。恶趣味的恶魔,喜欢在现场留下些“小礼物”,Will在扮演着凶手时,总能清晰地感受到恶魔的情绪:愉快,享受,满足,嘲笑......凶手是个自控力超强的人,这些情感很显然是特别留给Will自己体会的。清晰浓烈得让扮演着凶手的Will感觉他就在旁边监视着,看着他重复着自己的行凶过程,就像老师站在一边教学生要怎么做一样。即使Jack和Alana以及Will自己都在时刻提醒自己不是和凶手一样的人,但还是拦不住自己慢慢变质。在最近的一次移情中,Will甚至感觉到了他的赞许:是的,这些都将是你的杰作,你很擅长这么做不是吗,你和我一样都渴望着这种快感,我们是一样的。

    作为“凶手”的Will当场崩溃,破坏了现场不说,还差点就顺了他的意成了真正的杀手。

    然后就是该死的裁员通知。

    若不是他,自己也许还能继续去寻找他的破绽,就不用又大费周章的先来解决这个案子了。特别是前几次在现场又发现了一些新的奇怪情况还没解决,现在突然跑来这儿对于还在头疼食人魔那边的Will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和浪费时间。Will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热,温度较低的被子让他感觉舒服点了。他强迫自己先不要再去想这件事,休息一下,就稍微睡一会,然后起来看录像里有什么。

    也许是真的累了,Will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思绪远飘,黑暗没了上来,很快吞下了他。

   “搜得真仔细,可惜还是没发现这个,累坏了吧。”

   “你想让他发现?”

   “不我只是感叹一下。”

    Will已经睡死了,他看不见,那个金色的小熊的头转向了自己,安装在眼睛的位置的摄像头开始工作。摄像头的那边,一个秘密房间里,显示屏上显示着因身陷噩梦中而翻来覆去的Will。屏幕前站着一个男人,三十出头,眉眼深邃英俊。身上西装笔挺,金棕色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没有什么表情地站着。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像是要去参加晚宴,与周围冰冷的金属房间格格不入。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却又响起了第二个声音:“所以你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Foxy她本来可以把他带给我的。”仔细听就会发现,这声音是由很多个声音复合起来的,根本不是人可以发出来的声音。

    Hannibal却不见有慌张或惊讶,他还是看着显示着Will的那个屏幕,看见Will因噩梦不安地又翻了一个身。他表情没什么变化,眼里却一闪而过的担忧:“我和他可是老朋友了......”“所以你不打算合作下去了?你要保护他?”那个声音很快打断了他,充斥着怒气:“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没有你我也可以自己找‘容器’,但没有我的帮助你不可能完成你的‘捕猎’不是吗?”这种小孩子气的莫名自自信与自大让Hannibal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但没说什么。大概是很满意自己说“赢”了Hannibal,声音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冷笑道:“所以还是信不过我对吧,毕竟才合作过一次......”“你先听我说完......”Hannibal很少见的无奈了一下,不得不反过来打断它:“我很满意我们的合作,只是我了解他,这个人......比较棘手。”“什么意思?”“你还没感觉到吗,他应该已经感觉到有人在监视他了。他是警局的人,现在还在很警觉的状态下,贸然出手很可能会失败让他逃脱。”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那要怎么办?”“他是过来检查案的,而且他是一个及其固执的人,”他的语气明快上挑,颇有孩童在恶作剧的感觉:“给点异常让他确定这里有问题,先让他把自己绑定在这再说。”“那如果他和警局报告呢?”“那就,”Hannibal嘴角扯出一个绝对能让认识他的人大跌眼镜的坏笑:“给他点真的异常,那种报告出来会让人觉得他疯了的异常。”

    “......好吧。”

    “还有,”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Will的房间,Hannibal再次告诫道:“记住,别那么早下手,听我的指令,我会想办法让他和外界断开关系的。”声音不再回应,Hanibal仍然站在原地,他双手撑在控制台上,脸离屏幕又近了一些。屏幕亮着的光映着他,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情,既无奈,又有赞赏与愉快。他轻柔地喃喃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来这?Will?”


————————————宿舍——————————————————————

    “!!!”

    噩梦以那个受害者的尖叫结尾,Will再次喘着气大汗淋漓地从床上醒来,他无力地抹了把脸上的汗。没事,他已经习惯了,只是头还有点沉而已,自己恢复得......还不错。Will缓慢地从床上爬起来,四肢也像灌了铅似的。他撑着看了看手表,发现他已经睡了很久,这让他清醒了不少。勉强让自己动作快了一点,Will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立刻拿出了日期最早的那盘录像带,放进了电视里。时间不算多了,希望剩下的时间还够他看完这卷录像带。Will这么想着,先给自己设了一个闹钟,他打着哈欠在电视前的沙发上坐下,然而电视里播放出来的东西,把他打到一半的第二个哈欠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噢,呃......hello?听得见了吧?”镜头里出现Will来时的那个电梯里,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呃,我是William·Afton,实验记录第一天。”William·Afton?!Will立刻睡意全无,死死地盯着电视,很好,看来是关键线索了。镜头转换到主控制室,Ballora长廊里亮着灯,William打开了Ballora长廊的通风口,带着摄像机钻了进去。Will看见他走向舞台,上面站着Ballora,看样子好像是还没启动。她的脚边躺着一个小女孩,才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不知生死。William大概是把摄像机放在了舞台的一边,使得Will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所做的一切。他爬上舞台,打开了Ballora的腹腔,然后转身抱起小女孩,把她放进了Ballora的机械身体里——Will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William跳下舞台来到摄像机旁边,Ballora的腹腔合上了。突然,她剧烈抖动起来,殷红的鲜血从机械外壳的缝隙里流了出来,在惨白的舞台灯的照耀下极其恐怖。一阵钻心刺耳的像是没润滑的金属齿轮碰撞摩擦时的“喀拉”声音也同时响起,里面还和着不明显的骨肉被撕裂的声音,以及......小女孩痛苦的尖叫......

    “她还活着!”Will顿时僵硬在沙发上,他无法将视线从电视上挪开,呼吸也微弱了下来,呆滞般地看着眼前的“行凶记录”:“该死的她还活着!!”

    又是突然,一切又静了下来,Ballora再无动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她身上的一条条血迹却在无声的反驳着这一点。就这样过了一小会儿,William大喊一声:“好了!”然后猛地抓起摄像机大概是跑了起来,画面抖动了几秒钟后回到了主控制室,镜头正对着Ballora长廊的观察窗。Ballora就站在窗后,她的金属外壳上仍全是血,这让她的脸部上的笑容格外惊悚。她大力撞向玻璃观察窗,一下一下。玻璃窗被她装得剧烈抖动着,然而它还是没有一丝裂痕。显然,这还在William的计划中。在一片“热闹”中,William的声音格外冷静地响起,内容渐渐把Will的心给冷到了两极去:“看来我的想法没错,她的灵魂应该已经能控制这副躯体了。不过有严重的攻击倾向,大概是因为我?”“是一个好开头,一号Ballora暂时算是成功了,不过还有待观察和其他进一步实验,今天先到这吧。”

    录像终止了,Will渐渐回过神,他的身体刚才一直僵在一个姿势,已经有点发酸了。Will干脆把自己埋进沙发里,他捂上自己发干的眼睛。刚才......那是什么......

(啊哈哈哈第二章)

(这其实是个灵异故事)(认真)

(其实这篇东西的手稿我全写完了的:D)

(然鹅我不想打上来啊哈哈哈)(被打)

(求吐槽求小红心各种求)(再次被打)

评论
热度 ( 4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