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的心愿

这里是(wei)新人第一次发文(*^__^*) 文风幼儿园小班求关照指点

师说,要开学,

师又说,要有开学测,

太太说,我有个MMD你要不要看,

重点是我一边被虐得心肝疼一边完全控制不了我自己地点开了重复播放......

这篇东西就是这么来的......

借B站上一位太太的MMD(unravel)的人偶梗(算是吧)写的乱七八糟的一篇虐文:)

各种ooc应该是有的......发完我就跑路嗯

总不能只有我一个天天被虐啊都要成m了还不能让人s回来啊哼唧:(

不要关注题目我是起名废(;w;)

欢迎吐槽指点给小红心等等等等等(嗯)



(T-1 离别)    

    神荼带着一身还在冒着血的伤瞬移冲进了房间。

    他看见了水平台上那盖了白布的身体,全身的力气瞬间被卸下,直直地跪了下去。

    这次任务的确凶险异常,安岩为了找一个走失的队员,主动请缨去了岔路的另一边。本来算得那条路不会有多大危险,谁知机关突然转换,现在房间里就多了两具尸体。其中一具手上还带着那只眼熟的黑色电子表。

    他连去翻开那张白布的勇气也没有。

    神荼抚上自己的心,上面仿佛缠上了一条蛇,正在一寸一寸地勒紧身子,就是不会有那么一下痛快的。现在他只能如一个无助的溺水者一般挣扎喘息。他低下头,不再去看台上死寂的白布。

    自己是什么时候在意起这个二货的?

    和陵密宇里,他欣喜地向自己的虚像张开双(单)臂;越南王鬼曼童上,他怒斥着自己下脚太狠;他无视自己的短信一路追寻,把自己从番尼之眼里救了出来......

    贝希摩斯的庄园,西夏王陵,锁龙井,塞浦路斯。

    回忆在此时已化成利刃,清晰透彻地穿过胸膛,一滴泪珠从神荼呆滞的脸上滑落,倒是吓到了旁边的人。

    “小师叔......人死不能复生,看开一点吧......唉......”胖子老张两人从未见过神荼这个样子,只得随意地安慰了一下:“神荼,这不是你的错,只是......当时要是能劝住安岩那小子......”“算了别说了,小师叔......我们先走了。”

    当晚,安岩尸体遭窃,同时,神荼再次失踪。


(A-1 苏醒)

    安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光线有点扎眼,他朦胧着用手挡了一下。眼睛渐渐适应,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间卧室里。房间十分简洁干净,就一张床、一套桌椅、一个衣柜的标配,风格很像那个人嘛。

    等等,那个人......哪个人?

    记忆如水泡一个个浮现上来,炸开在脑子里,疼的安岩呲牙咧嘴地按住脑子。神荼......对,是他!那这里又是哪?我......安岩一惊,那个关键的记忆回来了,自己好像是,已经死了吧......他四下看看,有点恍惚地抚上被子,难以置信的地把它抓了起来:还能碰得到东西,我不是鬼!安岩又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疼得嗷一声,也不是梦......神荼,是神荼把我复活回来的吗?

    “咔”床对面的门开了,还保持着捏脸抓被子的动作的安岩转向门口,看见了愣在门口的神荼。

    “神荼!”

    还停在开门动作的神荼终于转醒,一个笑容随即在他嘴角勾起:“醒了?”

    笑容不是平时用于敷衍的毛骨悚然起鸡皮疙瘩的假笑,不过......在他这种人脸上有自然笑......好像更惊悚了。

    赶紧收回看呆的表情,安岩又恢复了兴奋状态,几乎要冲下床去:“真是你神荼!是你又把我复活的吗?”

    神荼不着痕迹地放下手中的东西,来到床边坐下,温柔而坚定地把床上还在一脸兴奋地扯被子揪脸的二货搂进怀里:“是的,你又......复活了。”话语中难隐的苦涩,但安岩似乎没发觉这一点。

    今天一醒来神荼就一直在笑,岩宝宝表示他很高兴神荼这么关心自己。同时,又觉得有哪不太对了......


(A-2 再见)

    日子一天天过去,安岩认定神荼一定是哪出毛病了。自从自己复活醒来后,他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无一天落下,没有出任何的任务,没有让自己回去,并且......无条件地答应自己的各种要求:去烤串、看电影、逛购物街等等乱七八糟的事他都一一应下并陪他做到,更是有一次自己随口的一说就真被拉出了国看极光。

    不对,一定有哪不对了!

    说实话,安岩这些天过得很高兴,但不论怎样,神荼的反常还是让他在高兴的同时忍不住担心。他也不是没问过神荼到底怎么了,但神图每次都以一句“没什么”盖过去。说一次就算了,说那么多次.....安岩还就真没反抗......他有点抓狂,自己一定也有哪不对了,他对自己如是说道。其实,应该是自己舍不得吧。

    “呃......那个,神荼啊......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既然问不出原因,他也不好自己一个人就这样干享着,安岩还是决定这次征求一下神荼的想法。

    神荼正在看着日历算着些什么,然后就是沉默,安岩甚至可以看见他脸上实体化的黑气了。熬了好一会,知道安岩忍不住要再叫他的时候,神荼才转过脸来,突然抱住自己。“???”安岩刚要动,就听见神荼附在了他耳边说道:“别动。”然后安岩就很乖的不动了。“今天听我的?”“嗯,听你的。”“那好。”神荼叹了口气:“陪我躺一会儿。”

    安岩还是很乖地爬上床在神荼身边躺下,神荼伸手把他抱了进来,就再无动静。其间神荼总会不定时地叫一声安岩,揉一揉安岩的头,似乎是在确认他的存在,然后安岩一头问号地回应。有好几次安岩开口想问神荼怎么了,都被不由分说地制止了。

    两人就这样躺了一整天,安岩睡过去了很多次,但很快又会被神荼弄醒。现在已经晚上了,安岩又再次困了起来,哈欠连天。神荼睁开眼,抓起他的手看了看表,然后又把他抱回怀里,安岩抬头,却感觉神荼眼里似乎隐藏着悲伤与绝望。“安岩。”“啊?”“这些天,你感觉怎么样?”

    这是什么鬼的问题?

    “啊?哦......这些天啊......我很开心啊,呃,怎么啦?”

    “没事,睡吧。”

    “喂!”安岩总算是决定反抗一下:“你别老拿这句话框我!我又不是小孩......”

    “安岩,”神荼收了收手,把他抱得更紧了些,他把头埋进安岩的肩,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说道:“相信我,真的没事,困了就,睡吧......”他的语气坚定而决绝,安岩皱了皱眉,主动抱上神荼的腰,他感觉肩上好像湿了:“真不明白你......”安岩嘟囔着,闭上眼,以掩饰自己的不安:“那我睡咯,晚安,神荼。”

    “睡吧,”相识察觉道自己的不安,神荼一下一下地扶着自己的背脊。安岩意识渐散,在完全坠入黑暗的最后一刻,他感觉到的是神荼落在自己唇上的一个很轻柔的吻:“晚安,安岩......再见。”

    白天还是会如期到来,即使已有人不再。


(T-2 真相)

    “安岩这是......真的没事了?”

    “没事。”

    “小师叔,安岩这次肯定是没办法救......咳咳,你是怎么让他复活的?有得必有失吧......”

    “他现在不能说话。”

    “但......这是一条命啊,怎么可能一个失语就能那么轻松换回一条命?小师叔,你......”

    “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神荼在桌底的手动了动,安岩转过头来,对着老张一笑。“唉,好吧。不管怎么样,欢迎回来。小师叔,我先回去了。”

    送走了老张,神荼转头看见还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安岩,那个笑还固定在脸上,现在看来已经略显僵硬。

    在制成人偶后的第二天,神荼就发现安岩的灵魂竟然没有离体,还就着他的人偶身体醒了过来。但毕竟不是活魂,神荼明白,这具身体留不住他。他也不是没考虑到这个情况,甚至已经决定若是安岩的灵魂又醒来,就早点用偶线让灵魂加速消散离开。但当他开门,看见那个傻乎乎以为自己又复活而正在兴奋的二货,他实在没能下得去手,也没能敢告诉二货真相。他偷偷放下手中的偶线,他告诉安岩他复活了,时间慢慢流逝,神荼可以感觉到安岩的灵魂在这具身体里一天天淡化,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他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果断一点直接给安岩套上偶线,一了百了,但他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他用自己的行动不动声色的让安岩尽量完成心愿,直到......

    神荼勾了勾手,刚安上不久的偶线很快扯着安岩的手臂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把整个人拉进了神荼的怀里,就像那天安岩醒来,难得很乖地躺在神荼身上。安安静静的,但毫无生气。

    又是泪水,滴了下来,滴进了安岩漂亮空洞的眼睛里,再无动静。


(T-A 番外)

严安(从沈图身上起来):诶哟我去,沈总你又乱接什么鬼东西,还要装人偶......那滴水可没憋死我......

沈图(捞了一把对方的毛):没事作者说她会给钱让我们演。

作者(打喷嚏):我......有说给钱吗......(揉鼻子)


END



事实上我也感觉没虐到嘛:(

其实里面看极光是一个......我自己的梗

因为今年报了个夏令营去看流星,据说下一个冬令营要去看极光

然而准高二的我已经预见未来......

我想去看极光啊啊啊啊啊(;益;)

(突然折回来发疯XD)

大家......看看就好......我先遁地去了......溜了溜了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