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事!搞事!搞事!(下)

开学测完了(两个意思)


把悲痛化为动力的我终于打完了这篇东西......


你们慢慢,我先去死一会......








    “我!!去!!”安岩拔腿就要往排练室外走。


    “诶别走别走,你要理解一下啊安岩!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意外,一言难……”“难尽你妹夫!!”安岩简直想上去给正在哼哼唧唧装哭装得像猪叫的江小猪一个大耳刮子:“不就是瑞秋生病要找人替她的位子吗,这就是你要我穿女装的理由?”他瞪着一脸痛(幸)心(灾)疾(乐)首(祸)的小猪继续咆哮道:“敢不敢用个再老套一点的?!”“那……她跟着她的小姨父跑了??”“是你智障了还是我聪明了……”“有区别吗??”安岩忍无可忍:“江小猪你信不信我今天不把你拆到细胞水平我就不姓安!”小猪被吓得一抽,一个不小心就脱口而出一句:“就跟神荼姓?”


    “……”对面的人脸色一沉。


    你完蛋了。


    事情是这样的,小猪这个没品味的(安岩的话)选了个最俗套的白雪公主就算了,本来出演公主的瑞秋突然被说生病也算了,但替瑞秋的人是他这就……“你们这组人就没有其他女生吗?!”“呃,的确只有瑞秋一个女的……”“那皇后要怎么演?”“可以改成继父国王的嘛。”“我靠那怎么不把公主这也改改?!”安岩一说出口就发觉了不对,皇后作为一个配角,改个性别而真的没什么大影响,最多改改称谓,但这个角色要是改了性……安岩在脑洞向HE结局撒糖粉红BL年度大剧继续发展前赶紧掐住,顿时排练室里陷入一片死寂。


    “就算是一定要找人代替……就不能找其他人吗……”安岩不死心地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哎呀我跟你唆,”江小猪立刻开启了阿妈模式:“你看啊,我,胖爷和老张是绝对不行的,罗平先不说他的身材,光是他的胡子就挺难搞的了。剩下人都是年龄不小的糙汉子,实在扮不来咯。”“那为什么就是我?你看神荼不也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吗!怎么不去找他?!”“哎呀,”小猪一脸吃了翔又不能说的痛苦:“你看咧,我这不是……不敢嘛……”“那我你就敢了?!”安岩感觉自己的智商仿佛受到了强X:“你和我说说我就怎么好惹了?”“诶嘿我不是这个意思,要不你帮我去问问神荼?”“……”安岩立马闭嘴,这个还真不能问。自己已经达到了把神荼扯上台的目的,不需要为了这个再去作死。


    但去找神荼是自寻死路,不去找神荼就是强行女装,选择退出,那么整个呕心沥血的计划就会泡汤……安岩现在想选择死亡。“唉呀没事,观众离得远,不会看出什么的。画妆什么的我还特意找了专业的来。有我办事你就放心好了咧。”


    你这最后一句就让我很怀疑:)


    俗话怎么说的来着?狗急跳墙(俗话:喵喵喵???)嘛,在这危急关头上安岩的大脑终于开窍,打起了小算盘:“那能让他把妆画一次不?我也至少看看效果啊。”笑话!自己可是个正版男生!虽然自己的脸是干净了些但也还是个男生啊!再怎么画也掩盖不了这个事实的吧!让他把妆画一次,自己就有回拒的机会了。


    ……


    安岩不是很想接受这个现实。


    镜子里的“女生”长发卷曲,很柔软地垂散在肩上。裙子是半长的,很少女的淡蓝色,点缀着白色镂空的荷叶边。因常年被裤子遮住而稍显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虽然五官与普通女生相比要稍微硬挺些,但那双没了镜片遮挡的很大很漂亮的棕色眼睛很大程度地中和了一部分的不和谐。“小猪啊你可是哪找的人才啊?”画妆师小姐姐一边帮忙理着裙子一边感叹着,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笑容让安岩不住地发毛,越发想挖个坑把自己埋好。而且,安岩又瞄了一眼镜子,自己看看,感觉竟然……挺好的?!安岩简直要泪流满面,最后悲愤地甩锅:一定是裙子和假发的错!


    “你看这不挺好嘛!”“江小猪你给我闭嘴!”罢了,不就是女装吗?不就是公主吗?反正王子不是神荼,安岩的小人在心中握拳:为了把神荼弄上台的百年(?)大计,拼了!“那就这么定了,记得背词啊嘿嘿嘿嘿……”“小猪你笑个毛线球啊!”答应归答应,火还是要发的。安岩一把扯下假发,忍住把它扔地上踩两脚的冲动将它粗暴地丢在了小猪脸上(有区别吗……):“我说你怎么就不能多加几个女生进来啊,偏要弄出些事!”“唉呀,就七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谁会想到要备多点女生咧。”“……”


    老铁,没毛病:)


    汇演的那天到了,安岩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抗拒这一天的到来。不过让他好受一点的是,那天他以叫神荼来灭口为威胁让江小猪闭口没和任何人说,所以暂时的保住了面子。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安岩以小猪的生命安全要挟时,小猪还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和他说什么人固有一死balabala的废话。然后安岩非常机智的提起了琼斯小姐,没想到小猪立刻怂了。


    少年你冷静点好不咯我连她人都没见过怎么会有办法搞她的事啊你的智商是一瞬间和脑子私奔了吗……安岩对着镜子套好假发,虽然勉强保了自己的面子那么几天,然而等一下就要上台了,所有人都会看见,神荼也会在上面看见的……于是还没上台,岩宝宝就已经在他强大的脑洞中炸成了烟花。


    勉强给了自己一巴掌冷静冷静后,安岩回忆了一下演员表,神荼好像被放在了继父国王这个角色上,想到这安岩就觉得自己的女装可值了--让常年面部表情变化幅度不超过五毫米的神荼演这么个需要很多微表情加成才演得来的角色,这是谁干的大好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对不起吓到工作人员了。稍微整理了一下笑得歪了的假发并向被吓到音箱后面去的工作人员表示歉意后,安岩从容(你信吗)地走上台。嗯,还好,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安岩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台上的人……等等不对!!才迈开的步子陡然一僵,眼前出现的,是披着红色斗篷装伟岸却还不知道自己演出了一种丐帮气质,一脸贱笑着(想不到吧.jpg)的罗平,不是神荼!


       桥豆麻袋!神荼呢!


       (゚Д゚≡゚д゚)!?这是现在的小天使。


       被这骚操作毫无防备的恶心到一度窒息的安岩稍微磕了一下,还是有惊无险的接了下去。然而內心的小人已经尖叫着开始了各种撞墙插刀上吊举高高(???)。罗平出现在国王的位子,那么只意味着一件事--“可以打开让我看看吗?”水晶棺平放在地上,外面是玩心大起,笑得一脸温柔(惊悚)的神荼,里面是双眼紧闭身体紧绷到真如一具尸体一般的安岩。


       再见这个世界。(祥和平静.jpg)


       按剧本接下来会有一段很肉麻的话,然后就是吻……是别人的话当然就没什么。但是现在他对着的是神荼,还是那种内心“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我的兴趣”的神荼。安岩明白没有什么比玩心泛滥想搞事情的神荼更可怕了,只希望在台上的他能有点自知之明收敛点......安岩眯起眼偷偷瞄了一眼外面的情况,然后就被神荼发亮的眼神吓得闭了回去。


       “刚开始见到他时,”神荼的第一句轻笑立刻让安岩警铃大作--完了,不是剧本上的:“就觉得他很傻。”旁边两个“小矮人”一看不对劲赶紧补了上去:“这么说您以前见过他?”“是啊,”安岩感觉神荼抚上了他额前的假发,轻轻地拨弄这着,续带跑剧情:“不过他却可以轻易调起我的情绪和注意。”这时要是有摄像对着安岩,就可以看见他脸上烧到耳根的红晕,而本人还在努力装死。   


       神荼你吃错药了吗!犯规了喂!这还是在台上!你给我注意点啊啊啊!


       神荼看着一边核爆得藏不住心思一边拼命装死僵直到开始有点发颤的二货,心情大好,手顺着二货发烫的脸滑到下巴,微微上扬的唇慢慢向下面的人靠近。安岩只觉得耳边一痒,随后神荼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炸开:“我喜欢你。”接着耳垂就被含在了一片温热中。这句耳语被麦克风放大,引来了台下(单身的)观众们的一片哀嚎。不过,被这句炸起来的可不止观众,还有台上的安岩。安岩被那个观众们看不到的小动作刺激得不行,再加上本来就在台上的紧张感,结果没忍住一个条件反射就猛地起了身捂耳朵。安岩一坐起来就立刻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台上台下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用惊异的眼神看向这边突然迷之复活反应超大的“公主”,其中包括神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安岩已经在心里哭出了一片太平洋。我去神荼你先动的手为什么你还奇怪起来了啊!话说这是在台上啊你这样突然动手我反应能不大吗?我不要面子的啊! (;益;)


       就在安岩还在不知所措时,神荼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当即果断地吻上安岩并把他按了回去,又是一句“我喜欢你”就这样顺着探入的舌渡了过来,温柔如水。而安岩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吐槽了,完完全全地陷在了这个吻里。这次观众们可就听不到了,不过观众们一致表示自己已经吃撑了狗粮,不需要来更多的了(嗝)感谢款待。


       最后,凭着精湛的演技(???)和感人的狗粮(这个才是重点),这个老套的童话剧破天荒的得了奖。


       而提早把安岩拎回去算总账的神荼,终是没和他家那口子在颁奖上出现。






END






也不知道仓促搞完的东西好不好(害怕)


所以


记得评论点小红心啊哈哈哈_(:3」∠)_(花式要评论)


以及发现错字错词错标点的的就赶紧说吧我已经接受我是个错字受的事实了(躺平)


脑补了一下穿着裙子的娇羞小天使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强/奸他.jpg)

嗯好了我开溜了

评论 ( 5 )
热度 ( 33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