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d Riding Hood

上次让小天使穿女装,秉承搞事的优良传统这次要让荼爷......

咳嗯......不是女装啦......(不过差不多了)

鉴于本人不是很会写故事,所以这次的故事是借用大鱼的解谜游戏背景故事嗯:D

顺便来一发安利:黑暗预言 小红帽骑士团

(虽然英文翻译过来应该不是这样才对)

还有一个就是......这篇文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下去

因为这个游戏是太早以前玩的,我应经忘了剧情了......

先看看反响吧......好的话我再考虑考虑写不写下去╮(╯_╰)╭





  北欧的黄昏,山林笼着一层水雾,和着最后浮现出的一点柔和的阳光,让它如同神话中众神的仙境一般漂亮。柔软的橙色余光照得动物们昏昏欲睡,整片山林几乎算得上是鸦雀无声。

  除了一个不是很和谐的家伙……

  “停停……诶哎!停下!”靠着山壁开凿出的小山路上,一个戴着眼镜的东方青年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马从离悬崖不过半米远的地方扯回路中间。安岩抹了一把额上吓出的冷汗,继续僵硬地控制着马绳。待到刚刚受惊的马终于平静下来后,才保持着缩在马背上的姿势,从一只手里抽出一张捏得浸了汗的地图查看自己的位置。

  来这个任务简直是个错得不能再错的决定。

  作为一个优良上进的新人,安岩和其他新人一样一边努力挣积分,一边又只敢选一些低级的安全性高的任务。对于A级那种掺了毒的肥肉他们也就只能“可视奸而不可亵玩焉”。然而直到有一天,罗平突然就塞了个A级任务给他,安岩开始自然是说什么也不肯接。“不就除个狼害嘛,你这都怕?”“不就?”安岩咬牙切齿:“你来试试这个‘不就’?它们可是北欧神话里狼人的原形生物!积分还没到手就先把命给丢了吧!”“哎哟这么着急的大呼小叫干什么,”罗平给他翻了个白眼,把平板向安岩那儿一扔:“有点出息,给我接着看完了再说话!”安岩连忙接住,狐疑地打开任务栏翻出了任务详情:“帮助……小红帽骑士团除狼害,并与其商议加入THA或与THA结盟??小红帽骑士团?这是什么鬼?”他的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罗平无奈地耸了耸肩,从THA的系统上找出一篇资料,指给安岩看:“协会对她们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这是一个很古老的组织,她们已经在北欧的深山中存在了几个世纪,与当地的狼害对抗。虽然没能根除狼害,但也一直维持着当地的平衡。”“几个世纪都没除尽?听起来好像也不是很厉害啊?”“啧啧,诶!这你就不对了,你也不想想对方是什么狼是不是,”罗平把页面向下一溜,手指敲着屏幕上的关键词:“而且,这是一个全女生组成的组织,就单从这点来看,她们不会输于THA的任何一个精英级成员。”

  “全是女生?!”要说安岩不吃惊那肯定是假的,只是有一点他还不太明白:“既然这个任务的重点不在除狼上,也就是说这个任务真正难的地方是劝她们入协会咯?”“说对了。”罗平长叹一口气:“近些年协会想扩大势力范围,一直在询问那边肯不肯加入协会或者结盟也好,但也一直在被回拒。”“那我就不明白了,”安岩抚着下巴出神地盯着电脑上骑士团的团徽,问道:“协会的要求并不过分,结盟也是列在考虑范围内的,要真联合起来对她们除狼也是十分有利,但为什么再三回拒呢?”罗平摊手:“这我就真不知道了。不过据内部消息说,好像是因为她们之中一直有一个反对者所以才回拒。”“所以这个人就是导致任务被升到了A级的原因?然而你又是哪来的信心觉得我可以去完成的?”“啧,你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相信你的能力嘛,”罗平的话假得让安岩找不到反驳的语言,他语重心长地拍着安岩的肩,满口“拯救世界去吧勇敢的少年啊”的语气,眼神却明显透出了一丝信灾乐祸:“你啊,就过去劝几句,不行的话帮个手让她们欠个人情,也算是铺了点路了。对此协会会酌情给分的。”

  安岩虽然觉得他这样一定有什么阴谋,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就这样晕乎乎的在罗平“不危险不危险可安全了”“A级任务积分可多了你去试试”的回声里上了路。

  好吧,你可是要去一个全是妹子的组织里啊!精神点儿!安岩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继续看地图找路。四周寂静无声,安岩渐渐入神,直到突然的一声狼嚎猛地划破宁静。安岩抬头,看见的是一头已经跳进了半空中正呲着牙扑向自己的狼。安岩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狼:紫黑色的皮毛,一双眼透着凶狠的绿光。呃,眼睛是真在发光。它身上缠着一层淡淡的黑雾,这让它的身影看起来十分不真切,要不是随之而来的一股劲风,安岩还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幻觉了。

  狼的利爪已近在咫尺,不过还是有足够的时间让安岩拔枪将它击毙。当然安岩也是这样想的,但他还忘了一件事--他的马。安岩的手才刚摸上枪,马就已经吓得大幅度地向旁边一跳,方向嘛,正向着悬崖……“我去!”安岩只来得及把还没拔出的枪塞回去,接着就被他的马甩下了悬崖自由落体。意外幸运的是,这个悬崖不高,甚至还算不上是个悬崖。安岩很快着了陆,但也是摔得眼前星星闪烁,摊在一片小灌木上半天都回不过神来。过了好一会,眼前才明朗了些,安岩倒吸着气慢慢地爬起来。经这么一折腾,现在已经入夜了。还好月光明亮,安岩也就就着月光稍微检查了一下伤口,确定没有什么大碍后,安岩才放心地站起来,从附近的草丛中找比背包背上,拿出手电筒和地图。好嘛,这一摔还摔近了不少!若是正常方法,那还得从山路上一点点绕下来,现在几乎直接到了目的地!安岩汗颜,自己好像总会以一些奇怪的方式在迷路的时候直接缩短距离……不过他还是不会因此去感谢那只狼的。

  按指引走进前面的森林,又前进了大概十五分钟,一块石碑出现在安岩面前:上面雕着一个半身的穿着连帽披风的年轻女生的侧面。披风是半长的,大约只到腰际。浮雕刻得很精细,连披风边上的小花纹也清晰可见--小红帽骑士团的团徽,看来是到了。安岩收起地图,绕过石碑继续向内走去,很快,他到了一条岔路前。左边继续延伸进树林深处,右边则是一个开阔的大湖,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星星点点漂亮的波光。安岩好奇地走到湖边稍微眺望了一下湖对岸,一个城堡状的建筑在湖那边若隐若现,隐藏在那边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略显诡异。安岩虽然好奇,但毕竟地图要求走的是左边,于是也没逗留多久就原路返回了那个路口。

  “嗷……” 

  只是一声轻微的低吟,安岩立刻察觉到了危险。他迅速握上腰间的枪,但隐藏在一边杂草丛中的狼也没打算给他留时间,几乎在同时向安岩猛扑过来。这只狼的速度明显比刚才那只要快上不少,安岩暗叫不好,自己已经来不及瞄准开枪了,也许只能用枪抵一下……“唰!”安岩刚调好姿势扬手抵挡,一支飞来的短剑却提早帮他削开了向着他的喉咙而来的狼爪,安岩只能又匆匆转换方向勉强躲过划向一边的爪子。随后,一团火红的身影从左边的路蹿出,飞快地拔下了插在一边树干上的短剑,反手向着从后方跳上来的狼一刺,然后顺着力转身又劈向狼头。狼堪堪避开第一击,却是没能躲开第二击,“嗷”的一声倒地,再无动静。那个穿着和刚才石碑上的女孩一样的半长披风的人,在这短短十几秒里,就完成了一次漂亮的斩杀。一连串动作下来极其流畅果断,精准且毫不拖泥带水。一旁的安岩还呆滞地保持着举枪的动作--自己在出发前是不是还……置疑过她们来着……现在看着那标志性的红色连帽披风,安岩就忍不住内心发虚。这年头女生都这样的吗?!

  来人把短剑从狼头上拔下来甩了甩上面的血,安岩的视线很快被那把武器吸引了:这应该是一把桃木短剑,雕刻成了一条花纹复杂的中国古代的龙形象,精致得更像是礼器而非正规兵器。然而就是这么一把外观古朴的艺术品,在那人手中却挥出了比钢剑还要凌厉的气势。但重点是,一把明显与中国馗道不无关系的武器,怎么会在一个北欧人身上?

  安岩收好枪,正要走上前询问,突然对面那人一怔,急促地喊了一声“小心!”,然后立刻把安岩往旁边一推。与此同时,又一只狼接着就跳到了安岩原来站的位置,伸来的爪子划破了那人的左臂。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很快就浸湿了一片衣物。那人也顾不上左臂的伤了,偏了偏身子,用另一只手一把摁住了狼的脖子。顿时场面陷入了僵局,狼拼命挣扎,挥动的四肢都把那人一直盖得很好的帽子给掀开来了,但没能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那人也只能死摁住狼不放手,没办法立刻杀死它。狼挣扎得越来越用力,当情况正要控制不住时,安岩总算是回过神来,一枪打死了那只狼。

  战斗终于结束了,安岩却高兴不起来。此刻,他正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看着坐在地上的那个人。

  刚刚那把明显不属于北欧的武器就不管它了,刚刚这人喊的一声“小心”明显是中文也就算了,但是......在“她”的帽子被掀开后,里面露出的是一张与安岩同族的东方人的面孔,剑眉凤目,面容俊逸。瞳孔却是与亚洲人不同的清澈的蓝色,透着如雪山顶上万年不融的积雪一般的清冷疏远。虽然安岩一直在努力说服自己拒绝相信,但在他眼前的这人,的确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男青年......

  WTF?!




(不知道女式披风算不算呢)

评论 ( 17 )
热度 ( 21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