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穿越(一)

每天都在一边痛斥自己为什么又近了一个冷cp的坑,一边在为数不多的文里摸爬滚打痛并快乐着……
星蚁好吃啊!!!!(;´༎ຶД༎ຶ`)
终于决定自割大腿肉了嘤嘤嘤(´;ω;`)
我真不是抖m……
背景故事借鉴游戏被诅咒的船,设定挺赞的(◐‿◑)
人物可能会有ooc
以及在改动后设定有点复杂,我会在第二篇里多解释一下
就这样吧……开始_(:_」∠)_






Scott的心态是崩的。
比起现在的情况,他真的特别想回去继续吃牢饭。
今天呢,本来是他出狱的大喜(???)日子,于是不出意外的他被他那群损友给拉上了贼船——别误会,是Dave新买的船,他们打算出海去庆祝。而事情在这之前,一直都是很正常的。
直到......
“Hey你们知道吗,”蜡烛印出Dave一脸贼兮兮的表情:“我们现在正处在一片奇妙的海域上。”“哦哦哦我知道!”Luis夸张的把眉毛一扬,满嘴的华夫饼都喷了出来:“奥丁号游轮对不对?我超懂你的兄弟!”“各位……”Scott满脸嫌弃的离沾上华夫饼的碎尸的桌子,皱着眉回应这群大龄儿童:“那只不过是个传闻罢了,你们还信这个?”“谁知道呢Scotty?”Luis挤眉弄眼,又从桌子上抓起一块新的华夫饼,继续喷出更多的碎屑:“要知道它失踪后悬赏就放了出来,现在还在网上挂着呢!”好了,他成功的把剩下一整盘饼全占完了。Scott给他们翻了个大白眼:“就算是真的也轮不到我们找到它。我要去睡了,女孩们你们继续你们的睡前故事吧。”
Kurt把船下了锚,大家就决定直接在海上过夜好了。反正也风平浪静的……
个鬼。
深夜,大海在一瞬间毫无预兆的和他们翻了脸,一时间海上波涛汹涌,强风暴雨撕扯着他们的小船不住地打颤。然后很不幸的,Dave的新船就这样翻在了海里。而更不幸的是,Scott在帮他的朋友们都撤离出去后,自己却没能及时出来,被困在了这艘在一点点下沉的船里。
一片混乱之中,谁也没注意到在风雨里,有一艘若隐若现的巨大的游轮就在他们的不远处,仿佛在监视着这里的一切。
“嘶……”
Scott在一丝凉意下清醒,一滴水滴在了他的脸上。他勉强地撑起身子,又趴在床边呕出了好几口腥咸的海水,眼前的一切终于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
Where the f**k am I…
Scott难受地擦了擦嘴,缓慢起身。他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有些年代了的单人木床上,一动就吱吱呀呀,好像动作再大点就会倒似的。他环顾四周,自己正身处一间卧室里,一间正在腐烂的卧室:摇摇欲倒的床,被不知什么啃掉了半边的木衣柜,生满了霉菌的桌椅,破陋不堪的地板还积着从天花板上滴下来的水。以及,Scott的呼吸渐渐重了起来——这个房间的铁皮墙壁和门窗的形制,让它看起来十分的像……像在一艘船上……
Scott真希望此时被一个狱友打醒,然后告诉他刚刚做了个噩梦。但空气中漂浮着的那股恶心的霉灰味在无时无刻地刺激着他的鼻子,告诉他这当然该死的不是梦。自己不是被淹在了翻掉的小船下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诡异的地方?!
不知从哪传来一阵冷风,让Scott打了一个寒战——他的身上还是湿着的,不过这让Scott的脑子清醒了不少。仔细思考了一下,小偷先生还是决定先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再说。
铁门虽然已经锈迹斑斑,但仍不妨碍它把这里锁得死死的。而不巧的是Scott的撬锁小套装不在身上。于是,小偷又把魔爪伸向了那张桌子的抽屉。只要让他找到什么,哪怕是一根铁丝,他就能撬遍这整个地方。
等着瞧!
抽屉也是锁着的,不过在Scott·烦躁·心态崩·Lang的暴力拆除下很快整个掉了出来。很可惜没有期待的铁丝,但有一张……地图?Scott捡起那张泛黄的纸,的确是地图,而且是一艘大型游轮的的船体地图!
自己真的是在一艘船上?!
Scott捧着地图的手在微微发颤,可怜他现在已经连粗口都骂不出一句了。而就在他的大脑深陷超负荷运行无法自拔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Hey,那边的!”一个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打断了正在混乱思考的Scott,结果又差点让他身陷另一段混乱思考——从房间里传出来!不是门外自己房间里!这里还有谁?!
“别不回话,我知道你听见了!”那个声音竟然还催促了起来。Scott晕乎乎的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声音是从衣柜旁边洗漱台上的镜子里传出来的。经过前几次的异常冲击后,朗爹感觉自己应该是面无表情了。他甚至在想:没事,镜子比较通灵,很正常。( · _ · )
“谢天谢地你终于看向这里了!”Scott像镜子里看去,一张不属于他的脸出现在镜子后。一个金发的男人,用几乎要掩面而泣的喜悦看过来。
好吧还是有点诡异……
“你是……”“别,别问问题,”他赶紧打断了Scott:“不要再说什么或问什么我要没时间了现在需要你帮我一个很重要的忙所以,”他终于忍不住停下缓了口气,然后(自认为)十分真诚地说道:“请你现在碰一下镜子。”“啥……”“用手碰一下镜子!”“等等!”Scott突然警觉了起来:“我碰了之后会怎么样。”“不会怎么样,就……赶紧碰一下。”“不!”Scott更警觉了,他甚至把手缩了回来:“你不说清楚我很方的。”
“Oh!God!”男人表情痛苦的捂上了脸,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你碰一下镜子,然后你就能通过镜子到我这边来了,我有很重要的东西要和你说,懂了吗小混蛋?”“嘿你刚刚……”“闭嘴过来!”
鉴于男人看起来是真的很着急,Scott决定先暂且不计较他刚刚喊他小混蛋的事情,半信半疑地用手触上了镜面。这感觉挺奇怪的,他觉得自己的手好像是穿过了一层水膜,紧接着一道白光将Scott笼罩其中,大概十几秒后,白光散去,Scott发现自己已身处另一地点。
其实也不算是另一个地点。
眼前的景象大变,一切都不再腐坏,而是回到了它们原本应有的样子,但Scott仍看得出这里就是原来那个破烂不堪的房间。而那个金发肌肉男正站在他前面,Scott见他身上套着制服,级别看起来还不低,大概是在船长层次左右。以及,呃,Scott虽然不是很想接受,但还是不得不稍微抬了抬头才看见了他的脸——为什他比我高?他看起来都没有我老为什么还要我仰视他!It's unfair!
“好了时间紧迫,”男人拍了拍手把Scott的脑子拉了回来:“这里发生了紧急情况,但我现在已经没时间解释了,所以请你就安静的只听我说,don't ask me anything,OK?”在得到了朗爹的点头和一个无奈的白眼后,他终于松了口气,向Scott咧嘴一笑:“好了,我保证待会儿会有时间让你问的,不过现在,我需要你……”“当!”一阵巨大的撞击声从门外响起——听起来像是什么非生命体在撞门,要是生命体撞那么重早出问题了。Scott吓得正要出声,就被面前的男人猛的捂住了嘴,力道大得甚至把他摁到了后面的墙上。男人忌惮地偏头看了看门,然后转过来用口型把Scott刚想爆的粗口全说了一遍。但门外的撞击声并没有停,反而越来越起劲。金发男人的脸色凝重,他维持着捂住Scott 的嘴的姿势凑到了他的耳边低语道:“你从这里回去,从你那边找到下二层的路按着地图来,我会在那里开一面镜子。到时见到我,我会把一切都解释给你听。”
Scott安静如鸡地点点头表示了解,然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默默地举起了一只手。“什么?不,不能问问题,快去!”
但Scott仍举着手并且在瞪他。
“好好,”男人又把脸凑过来:“小声点,说。”“呃咳,我,我需要你的房间钥匙。”在被捂嘴时Scott就压制着呼吸,以免出现把气喷到男人手上的尴尬情况,现在又被男人过于接近的气息压的有点卡壳。强装正常地说完之后Scott看向他,却发现他愣了一下,然后才猛然回过神来:“哦好的钥匙!你等等……”对于这奇怪的一愣,Scott也意识到了什么:“字面意思!”他恼怒地向他小声吼道:“我需要钥匙开那边的门!”God!是谁刚才说情况紧急的来着?Scott只希望自己没有脸红。
直到回到了那个破房间,Scott脑内还是那人反应过来后奸笑的画面。而被他这么一打岔,Scott甚至觉得刚才的那段耳语都莫名的暧昧了起来。
这种人是怎么当上接近船长的位置的?!






第一天先来点小的互动(嘿嘿嘿)
还记得朗爸爸在电影里的举手提问吗?
当时就觉得,他好可爱诶……(/ω\)

评论 ( 8 )
热度 ( 11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