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二鸟(上)

想不到吧!

说真的我都没想到......

这篇还魂夜的番外我还真的写了而且还码给你们看了(嘿嘿)

毕竟神荼都没出场我还是很对不起他的XD

于是就有了这篇智障的表白剧情......

注意幼儿园文风掉智商,注意偏题,注意ooc

注意我还是个宝宝请给我点关爱(・ω・)(←闭嘴无耻宝宝)

以及,

看在杰瑞米也老大不小的份上(???)我就一起给他找个归宿吧

(doge)







    “是这样的,呃,杰瑞米......”安岩捧着一杯茶坐在沙发上,神色有些扭捏:“我这次能多带一个人吗?”“当然没问题,”杰瑞米皱着眉双手环胸,不解的回答道。他疑惑的看着眼前自己的这个忘年之交——安岩这个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怎么了?”“我......”安岩把头微微低了下去,脸上泛起了诡异的红晕,双手不安地拧巴在膝前。他欲言又止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没什么,可以就行了......”然后仰头把茶一灌,决定开溜。

    自那件事后,杰瑞米和安岩很快  成为了gay蜜  熟识了起来。而每年圣诞和安家兄妹一起去嘉年华逛逛已经成了杰瑞米和女儿罗莎琳每年的固定活动。不过,在此之前去的一直只是他们四人,怎么今年突然多了一个?杰瑞米看着脸上大大的挂着“有鬼”两个字的安岩,眯了眯眼。这小子怕不是......呦呵。

    杰瑞米的疑惑脸瞬间变成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而且还愈发的深沉了起来,看得安岩浑身发毛。而他的下一句话,更是如一道惊雷一般把他从沙发上炸得跳了起来:“小伙子,你这是恋·爱了啊。”

    他说对了。

    安岩炸完以后就挫败了起来,往沙发上不管不顾地就是一个咸鱼摊:“好吧你赢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就凭我比你多活了二十年。(自豪)”“......哦。(冷漠)”

      诶你说这人简直......活得久有什么好嘚瑟的?!

    “嘿别这样看着我好吗这是事实!”杰瑞米·大龄儿童·越活越回去·朗在知道自己猜对后,立刻做了一个很夸张又欠揍的少女捂嘴动作:“来来来快和我说说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安岩实在是语塞地看着他:说真的杰瑞米长得不差,一双有点偏向琥珀黄的绿色眼瞳很是吸引人。但配上他这一脸“噢我的天你竟然也有女朋友啦”的惊奇神色,不仅重重地扎到了安岩的痛处,而且还很欠收拾:“其实我没还向他表白。”

    “哦这样啊好吧那她还不算是你的女......不等等!他?他???!!!”

    “是的,”安岩窃笑着,报复性地给眼前这个瞬间冻结住的四十二岁的孩子翻了一个白眼——其实吧看见他呆住感觉蛮爽的:“男的,他。”

    “......”

    杰瑞米突然沉默着皱起眉头,脸色猛然间凝重了起来,看得安岩满头问号。他捏了捏下巴,开始仔细思考起了什么,然后认真地看向安岩,问道:“他对你怎么样?”“啊???”安岩还在一头喵喵喵之中,茫然的回答道:“他......对我很好啊,帮过我很多......”“他家境怎么样?”“什么?啊,他和我差不多来着,不过看起来家境是要比我好些......”“他平时有没有什么不良的习惯?”“打住打住......”安岩被问得满头黑线,他可算是看出来了:“杰瑞米,为什么我觉得你就像是在挑女婿的刺的岳父一样恶心??”“事实上,”杰瑞米也给了安岩一个白眼:“我就是。”“那等等,”安岩疑惑道:“你在以为是女生的时候都还没成这个死样,为什么一听是男生就突然老妈子起来了?”“是女生我当然不担心,”杰瑞米瞥了安岩一眼,眼神十分的意味深长:“但如果对方是男生,我觉得作为朋友我有必要担心一下你......会不会是那个被占完便宜还吃亏的人。”(委婉)

    安岩愣了一下,然后懂了。

    你大爷的。:)

    “别这样啊我是真为你担心!”

    你现在说什么都救不了我们加上过去式的友谊了,杰瑞米。


---------------------------------------------------------------------------


    当杰瑞米和女儿赶到的时候,安岩已经和另外两个人在嘉年华的门口等着了。

    哦豁,杰瑞米有点不悦地挑眉,看来男朋友到了呢。

    安岩二十二岁,杰瑞米四十二岁。虽然二人说是朋友,但这二十岁的年龄差再加上杰瑞米早已是身为人父,在这几年里他对安岩多多少少还是用如同看儿子般的心去对待的。这不,儿子不但没有把外面的菜给拱回来,自己还反而突然被外面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拱走了,爸爸能高兴不?!

    就让我看看是哪个妖艳贱货拐了安......沈??!!

    杰瑞米本气势汹汹的脚步在他看清安岩身旁那个年轻人的面容时彻底的停了下来,整个人直接在他们面前愣成了一张静态图片。之前在心中策划好的那些刁难计划立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惊异,与那么一点......欣喜若狂?

    眼前这个正皱着眉看着自己的青年,黑发,俊颜,不论是从外貌上,还是气质上看都像极了死去的沈。就连那双在东方人之中不常见的蓝瞳也生得一模一样。在杰瑞米的脑内,两个故人的身影正慢慢与现在去眼前的两人完美地重合在一起。往事瞬间涌上脑海,冲得杰瑞米简直想当场捂脸喜极而泣——好巧,这一定是天意对吧。

    谁要是阻止他们在一起,我杰瑞米今天可就要替天行道了。

    于是,昨天还在不住嫌弃未来的“女婿”的杰瑞米,在今天立刻把自己背叛得完全又干净,内心充满了散发着圣光的使命感:今天要是不把他们凑合起来,我可就不做人了!(・∀・)

    “杰瑞米?”安岩怂巴巴地看着他冲过来后,一直在安静如鸡的等他先开口,但杰瑞米在看见神荼后就盯着他一脸震惊的陷入了沉默,而且看样子他不喊一下他,杰瑞米是不会回神了。他并不清楚此时杰瑞米在想什么,还是有点担心的先开口打断了他:“你没事吧?”“啊没,没事。”杰瑞米从感慨中醒来,努力压下心中的激动,向安岩的“男朋友”伸出手,挤出一个还过得去的微笑:“你好,我是杰瑞米·朗。”“神荼。”神荼还是很疑惑杰瑞米刚才的异常,但毕竟他是安岩的朋友,他也就决定不去计较。“好了,”安岩瞄了瞄两人的神色,悄悄松了口气,赶在冷场前自觉地跳了出来充当导游。他本来一直在担心杰瑞米会去为难神荼,但两人的见面竟然十分友好。安岩感到庆幸,但自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他更不知道的,是现在杰瑞米脑内的“狂躁老父亲”已经完全让位给了“牵线红娘小助攻”。可以说,杰瑞米的脑子就这么被神荼的外貌给顺走(???)了......

    杰瑞米也不是没当过红娘的人,既然敢立不是人的flag,也就说明他还是有底气的。况且这两个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搞嘛!

    然后,杰瑞米便开始了他的搞事之旅。

    只是他没想到,这场事会搞得如此艰辛又痛苦。

    一路上杰瑞米觉得自己简直是超神的,但奈何安岩这家伙......好吧,是这样的:他先是支开了两个小女孩,然后借口自己去看烟花离开后就开始跟着安岩两人暗中监视他们。于是,在这一路上,安岩收到了各种迷之免费赠送的东西——像什么拐杖糖啊,小贺卡啊,玫瑰花啊......嗯,全是杰瑞米包下来的。安岩甚至是已经看见了在暗处向他拼命打手势的杰瑞米:把·花·给·他·然·后·表·白!!!“......”“怎么了?”“没什么......”安岩止住不停抽搐的嘴角,尴尬的把头转向神荼,然后把玫瑰花悄咪咪地落在了餐桌下,吞下最后一口冰淇淋拍拍手起身道:“走吧咱去看看那儿呗?”“嗯。”还好神荼看起来对此还没有什么怀疑,很自然的抽了一张餐巾纸给自家二货擦了擦嘴。借此安岩偷偷看了一眼在暗处气到把手里的硬质塑料杯给捏坏了的可怜老父亲,内心不由得泪流满面:对不起杰瑞米!我我我真的还是不敢啊啊啊啊!!!

    真是恨铁不成钢!(-_-#)

    你们东方人都这么含蓄过头的吗??!!

    等等,神荼他,他也看过来了?!

    他发现我了?!Σ(゚д゚;)

    不你......你这一脸的怜悯是什么情况......

    I'm Fu*ked. :)

    杰瑞米感觉自己陷入了人生低谷。

    他毫无形象的摊在安岩二人不远处的长椅上,颓废的啃了口三明治。要知道最气人的是连神荼这个助攻对象都看清楚了他在干什么,还为他送来了同情的一瞥......怎么安岩就是没动静呢?你还谈不谈恋爱了啊!!为什么我一个助攻能比你这个当事人还累?!杰瑞米绝望的抹了一把脸:完了,要改物种了qxq。他本来打算就此放弃,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只正在派送爱心气球大玩具熊——好吧,最后一次。你要是再不干点什么我就真的帮不了你了,朋友,之后就只请为你已经不是人的老父亲默哀吧。杰瑞米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塞进嘴里,深吸了口气偷偷溜过去拍了拍那只玩具熊:“嘿,麻烦帮我个忙好吗?帮我送一个气球给那边两个坐着的亚洲人可以吗?就那边。”

    “......杰瑞米?”

    没想到的是,“玩具熊”转过来看见他后愣了一下,然后准确无误地叫出了杰瑞米的名字。啥?杰瑞米也是愣在了原地,看着“玩具熊”把他的头套拿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让杰瑞米意想不到的脸。“玩具熊”一脸的兴高采烈:“真的是你!”

    “兰斯......”杰瑞米把眼皮耷拉了下来,面无表情:“你他妈怎么会在这?!”“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被叫做兰斯的金发男人毫不在意杰瑞米溢于言表的嫌弃,向他露出一个贱笑:“大魔法师?”“......”

    远在杰瑞米还没结婚的时候,他曾接过一个案子。在处理那件邪恶法器时,杰瑞米不幸被恶人反诬陷成了偷东西的小偷,而兰斯就是那个奉命来抓他的警员。于是两人就这样一路追逃打闹纠缠不清,直到这次事件以杰瑞米在死灵术士的骷髅士兵的爪下把吓到怀疑人生的兰斯救走告终。

    但事实上,事情还没有完——至少对于这两人来说还没有。大概是作为灵异侦探的杰瑞米是个稀有物种,此后兰斯对他开始了各种的骚扰。虽然杰瑞米表示和他一起喝酒扯皮谈天说地感觉是挺好的,但总有那么些时候让他很想冲到警察局报警说你们的警察在烦我......嗯,兰斯就是个金发碧眼身材健美却又放浪不羁生性风流的混蛋。这家伙只去撩妹子就算了吧,但他还经常用他撩妹子的那套来恶心杰瑞米......于是两个人的关系经常是悬在愉快和谐地聊天与突然打起来之间。就这么过了些年,在杰瑞米结婚后,兰斯就慢慢淡出了杰瑞米的的生活。杰瑞米也去找过他,却意外的找不到他了。而更没想到的是,现在,这家伙竟然作为一个嘉年华工作人员再次出现在杰瑞米的面前。

    两人就站在原地聊了会儿近期的情况,兰斯看向不远处杰瑞米刚指的那两个东方人,满脸不可思议地吹了声口哨:“唷呵杰瑞米,你什么时候担心起小年轻们的恋爱来了?魔法师改行当丘比特了?”“闭嘴兰斯,”杰瑞米白了他一眼,也转头看向安岩那儿,安岩在和神荼聊着些什么,大部分都是安岩在说神荼听。过了一会儿安岩大概是找不到什么说的了,他看见那颗毛搓搓的脑袋微微的低了下去,但神荼似乎并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看起来那个小男生在单恋哦,你在帮他?如果对方不愿意怎么办?他的对象看起来可不是好搞定的耶。”杰瑞米皱起眉,神色复杂了起来。他知道兰斯是对的。可是......

    “我当然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说真的我还是很希望他们能在一起。”沈图已经错过了他的严安,杰瑞米真的不希望再看见这一次安岩错过神荼了:“至少对我来说吧,这......挺重要的......”“啧啧这样啊,那我觉得我可以帮你一下嚯。”“你就皮吧,他们真的是超级难搞。”“怎么,我可是专家级人物!至少我作为嘉年华工作人员能做到的比你多。”兰斯不服地挑眉:“我保证他要是还不成功表白,我就不是人。”

    喔哟,这句话还真是,异常的熟悉啊……杰瑞米沉默,只是无奈地拍了拍兰斯的肩。兰斯:“杰瑞米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杰瑞米:“……”

    My poor Lance抱歉我不是在鼓励你,我只是在惋惜,你也很快要加入改物种大队了呢。:D




我东方人不背这锅!(这不是你写的吗......)

上篇还不是荼岩的主场......心虚的打上荼岩tag_(:3」∠)_

下篇就是主场了!一定是!在惊蛰的威严下发誓

杰瑞米和兰斯,不用怀疑他们就是一对嘿嘿

这俩是我最近萌上的一对欧美冷cp的影子嗯......(悄咪咪)

说起来最近我写的文怎么好像开始走翻译腔路线了???

(虽然说这篇东西的确是外国背景......)

有点怕怕_(:3」∠)_


评论 ( 18 )
热度 ( 111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