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误事

很奇怪的段子式的文……
仍然是Newt回家后发生的事,只不过这次是纯搞事∠( ᐛ 」∠)_
不过事好像没搞好😂好好的梗被我写成了流水账😂各位凑活看看吧……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们一样优秀呢_(:_」∠)_
Newt好像ooc了😂……
不管了就这样吧(放飞自我)Minho管好你的Thomas,ooc的Newt就归我了(◐‿◑)
嘿嘿(◐‿◑)




一、
一天的工作结束了。Jeremy摊在被诊疗记录和药方单子弄得一团糟的桌子上对着一脸冷漠的Newt哀嚎。
“我好想念我的酒窖啊啊啊啊……”
“你自从到这了之后就一直在和我重复这个。”(Newt式冷笑)“不如我把你重新扔回那边去和你亲爱的酒窖重聚怎么样?”
“你早就想这么做了吧小混蛋!”
“呵,放弃吧,上头是不会只因为这点小事就把飞船借给你的。”
“哼……(´;__;`)”
第二天,Newt被飞船的声音吵醒。
当他看见Jeremy正指挥着人们把一个个木酒桶从飞船上搬下来时,觉得自己的下巴仿佛脱了臼一样合不上:“WTF Jeremy你是怎么做到的?!”
“呵,放弃吧,我不会把这点小事的过程告诉你的。(◐‿◑)”
Thomas先是被飞船的声音吵醒,然后在一声惨叫之中彻底清醒了。

二、
Jeremy说晚上他要办个酒会。当Newt把Thomas和Minho都拉到场时,人们已经热闹好一会了。“我只分了些雪利和黑麦威士忌给他们,”Jeremy领着他们穿过人群,满脸自豪:“这些酒每一滴都是精品,不过对我的朋友们,我有更好的要给你们——鸡尾酒听起来怎么样?”
酒精对男孩子们的吸引力是不可估量的,三人的眼中都多少闪出了一抹惊喜。但Newt从来不会给变态医生好脸色,他脸上的兴奋很快被换成了挑衅和看戏。
“没有伦敦干金酒我可不喝。”
“伦敦干金酒?”Jeremy眯了眯眼,微微一笑道:“加二分之一盎司松树利口酒?”
“……加一支鲜迷迭香?!”Newt的神色猛然一变。
“加冰块!”Jeremy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皇家冷杉!”两人几乎是同时惊讶地大喊出来,然后一脸相见恨晚地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Newt我没想到你会懂这些!”
“我决定认为你是个好人了Jeremy!”
发生了什么???

三、
“呃是这样的……”Newt自知刚才有点失态了,转过头尴尬的向正两脸懵逼的友人们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Jeremy的血清?我的记忆也恢复了那么一些……”
“Newt,我这儿没有迷迭香了,给你换成董贝的遗言怎么样?”
“……我的天了……Jeremy你竟然有普利茅斯金酒?!我都不知道该赞美你什么好了……当然没问题!而且棒极了!”
“哈!还好我有鲜的香橙木,Newt你要冰吗?”
“God!当然!一定的!”
Minho和Thomas:?????
Newt你这是找回了些什么鸡掰记忆啊??!!

四、
Thomas(小声逼逼):“Minho,你觉得Newt在被WICKED抓走用来做实验之前是干什么的?”
Minho(小声逼逼):“……牛郎店头牌小酒保??”
“……”
竟然找不到毛病。

五、
“好了,那么你们……”“哦不用管Minho,”Newt吸了一口酒,然后一脸满足地慢慢分口咽了下去,像猫一样享受地眯起眼舔了舔唇上的酒渍:“他酒量还不错,但至于Thomas嘛……”他露出一个看菜鸡的怜悯眼神,瘪着嘴摇摇头道:“之前在迷宫里,他把我递过去的那杯全给喷出来了,不及格。”又提这茬……Thomas不满地皱眉——说真的他多少还是可以喝一点的啊!
“哦噢这样啊,”Jeremy一脸“心领神会”,他的笑让Thomas有点发毛:不如你喝纯酒吧,特哈特酒还是特斯古伊诺酒?”
“emmmm?”
“哇啊Jeremy you are a genius!”在听见酒名后,Newt突然在一边大笑着鼓起掌来,人都快从椅子上翻下去了。Thomas被Newt给笑得更怂了些,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无奈的随便选了一个:“那就特哈特酒吧…………Newt你到底他妈的怎么了?!”
Newt成功地从椅子上笑着翻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Tommy你真的太会选了啊哈哈哈哈哈……”
他一边笑一边艰难地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把Minho拉到了一边,背对着Thomas和他悄声说了些什么,然后Thomas就看见Minho的肩也忍不住的抖了起来。
Thomas真的很气。
Who can tell me WTF is going on here?!
(注:特哈特酒是一种用玉米、可可以及少其他原料制成的不含酒精的饮料∠( ᐛ 」∠)_而特斯古伊诺酒也是由玉米制成的一种只含很少量酒精的饮料,感觉应该都算不上酒……)

六、
Thomas郁闷的小口吞着杯子里的液体。味道不错,香味挺浓的,但被Newt这么一掺和就变得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他试着去问了一下Minho刚刚Newt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但Minho的笑意藏都藏不住,一边憋着一边和他说没什么。
能信你可就真鸡掰的怪了!(−_−#)
“真的没什么Thomas,”Minho掩饰性地抬头灌了一口他的薰衣草马天尼来把他的笑容逼回去,但他皱起的眼角还是出卖了他。
他伸手拍了拍Thomas柔软的黑发:“Just enjoy it,my baby boy!”
Thomas敏锐的感觉到他在“baby boy”上加了重音。
他想要揍人,不管是Minho还是Newt,对!现在就要!!

七、
“Hey Tommy别板着张脸了,”Newt笑中透露着鸡贼地伸手过来假装关心的拍了拍Thomas的肩:“我知道你不爽,那要不要试试我这杯?”
“……”Thomas虽然很明显的感觉到这里面有诈,但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接过了Newt递过来的酒杯。他知道在这上面纠结很幼稚,但他真的该死的不是小孩子!!
不得不说Newt的这杯酒光是闻着就觉得不错——浓郁的酒香与清新的柠檬鲜香混合在一起,让Thomas已经有些沉醉其中。
“Wow hey Thomas悠着点!”Newt本来戏虐的眼神也忍不住慌了一下,他没想到Thomas真的敢下那么一大口:“别那么贪心,我承认你不是小孩子了行了吗?!”
Thomas在堵着气灌下了这一大口酒之后才感觉到不太好,但为时已晚,他已经完全吞了下去。
“……”这是眼神开始逐渐迷离起来的Thomas。
“……”这是紧张兮兮地盯着Thomas的反应的另三个人。
酒意上涌得很快,Thomas在一头栽在桌子上彻底失去意识前,他想他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当时在迷宫里的林间空地上,他被Newt递过来的“饮料”呛得喷出来时Newt会笑得那么开心了。

八、
“Newt你这到底给他喝了什么?!”
“只是酒而已啊。”
“emmmm这样和你说吧,你可以把普利茅斯金酒看成加了刺柏和其他的一些植物制剂重蒸过后的伏特加。”
“……怪不得。”
三道怜悯的目光投在已经睡过去了的Thomas身上,不过他也已经感觉不到了。

九、
“Hi,男孩们。”Branda在一片吵杂中走了过来,而她的笑容在她看见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Thomas时忍不住僵了一下。“哦没什么,只是有一只不自量力的菜鸡醉了而已,”Newt满脸的鄙视——喝不下就算了还浪费了他这么多的好酒。“你来有什么事吗?”“过来要口酒啊,”Branda纠结了一下终于决定还是忽略Thomas,转而倚向Jeremy的酒台子:“有小麦啤酒吗?”
“当然女士,”Jeremy转身很快她接了满满一杯冒着美好的白沫的液体,然后在柜台下找出了一碗柠檬角:“请稍等,我加上这个就……”“等等你住手!”Newt突然瞪眼大叫了起来。
“怎么了?”“是我该问你怎么了才对!”Newt难以置信地盯着Jeremy满是茫然的眼睛:“你怎么能放这个进去?!”“……有什么问题吗?放进去更凸显出了柑橘的清香,有什么不对吗?”“你在里面加任何东西都不对!”Newt淡色的眉毛一竖,抬起头眼睛向下地看着他:“好的小麦啤酒从来都不需要任何的调料,才不需要什么该死的柠檬角!”
“你不觉得它应该是画龙点睛的一笔吗?!”
“你这是对小麦啤酒的亵渎!”
“两位你们可以等会再争论但现在至少先把酒给……”
“闭嘴这事还没完!”(x2)
Branda用眼神询问Minho这俩怎么了,Minho耸肩冷笑一声:“被信仰击沉的塑料友谊玩具船。”

十、
“怎么周围有点吵?”“啊,刚刚Jeremy给大家发了些小玩意儿,”Branda说着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和Newt在柠檬角这个极其学术性的问题上纠缠不清的Jeremy,叹了口气表示心累:“可能是这个原因吧……他刚刚和我说过会有好戏看……”
突然间周围爆发出一阵起哄声。人群自动围成了一个圈,里面是Gally,他被一个女生打了一巴掌——看起来还不轻。而旁边是女生的正对Gally怒目而视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快要打起来了。煎锅本来想去拉开Gally,结果被两个男生和人群给推出了圈子。总而言之,一片混乱。
“怎么了??!!”
“哦我知道了,”Branda稍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了过来,一脸的兴奋:“这就是他说的好戏啊!”
“不什么??”
“瓦普西谷玉米,”Branda的眼神十分意味深长:“一种能结出少许红色子粒的玉米,能从盒子里成功抽到红色子粒的人可以去亲吻任何他看上的人。”
“……Jeremy给的?”
“嗯哼。”
“那他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就不怕真的出事了之后上头没收了他的酒吗……”
“谁知道呢……”

十一、
“你来试试吗Minho?”
虽然Minho认为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去玩这个还较起真来的人明显是智障,但下面已经有一个智障和另一个智障打了起来,而周围还有一群看热闹的智障——Minho突然觉得人活着很累。
那反正也不缺自己这个智障了。
“ …Wow congratulations ,Minho…”
Minho对这个规则自然是嗤之以鼻的,不过当看见自己手上的红色玉米粒,他还是忍不住慌了起来。
“有看上的吗?”Branda笑得灿烂极了:“去吧现在乱没人会发现的。”
“我……”Minho歪了歪嘴,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话。他低头去把Thomas背了起来,仓促地向一脸深沉的Branda道了个别:“我先送Thomas回去了……”Branda看得清楚,不过也没说破。她向Minho匆忙离去的背影比了个再见的手势,然后继续安静的欣赏着一大一小两场好戏。
他俩那点破事谁看不出来嘛?( ̄ェ ̄)

十二、
Minho出了喧闹的广场,脸上的热度还是没降下来。
他看上的人啊……就正在趴在他背上睡着呢。
Minho把Thomas放回了他小屋的木床上,并帮他盖好了被子。Thomas睡得觉是很老实的那种,一路上没有任何的其他动静,只是安安静静的任Minho摆布——看起来难得的很乖。
Minho又想起了刚才抽到的红色玉米。
自己抽到的,就有这个权利是不是?
反正他睡得这么熟……不会发觉的。
于是,Minho完全忘记了刚不久前自己还是很嫌弃这个游戏的来着。

十三、
Thomas表示下次不会再碰酒了。
特别是Newt 递过来的酒。
为什么醉酒醒来后会突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Thomas皱着眉捏着自己的脖子,他发现上面有很多不明不白的红印。
他发现才成为朋友一天之后,Newt又开始对Jeremy恶语相向:“We just broke out.”他翻了个白眼对Thomas这么说道。
他发现Gally的脸突然弄破了,而他臭着脸不想给满脸疑惑的Thomas任何的解释。
他发现Minho突然对他躲躲闪闪的,说话时眼睛还一直在往别处瞟。
这都是怎么了?!我睡过去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Thomas有点害怕。
绝对,不能再动Newt递过来的任何东西!

十四、
“昨天的事上头已经知道了哦。”
“但我看Jeremy的酒好像还没被收啊……而且他还没受到任何惩罚……”
“好像他说服了上头让他继续管理那些酒……”
“What?!这不可能!特别是昨天的事闹得还不小啊!”
“……他说他是医生,他更清楚每个人的酒量以及身体情况是否适合饮酒……”
“…That's it?”
(点头)
“……那他可真优秀……”
“嗯……”



End





关于Newt的酒量:
因为考虑到Newt的本体是英国人,所以我一开始是打算在我的那本书上找点英国的酒给他。但后来发现那本书上的英国酒都是烈酒(◐‿◑)根据基友的数据伦敦干金酒和普利茅斯酒金酒都是在43到50多的烈酒……而皇家冷杉和董贝的遗言是分别用这两种酒调的鸡尾酒……
但仔细想想他也不是不能喝烈酒嘛是不是(´▽`)

关于Thomas的酒量:
在迷宫一里Thomas到林间空地的第一天晚上不是被Newt递过来的神秘液体(我猜是酒)呛到了嘛……
于是当时就觉得他的酒量应该不是很好
(像我一样)(bu)
(好吧可能比我强一些……)
(好气哦就因为这个我天天被我那个嗜酒成性(bu)的基友嘲笑……)

关于小麦啤酒加不柠檬角:
小麦啤酒的爱好者一般分为两派,即加与不加柠檬角。而这两派几乎是水火不相容的,所以说在一个人的小麦啤酒里加柠檬角可以很快的建交或者是绝交😂
不过反正不关我事我不能喝酒嘿嘿



好了就是这样
最后
别嫌弃我的流水账_(:_」∠)_
最最后
Newt是我的:)
(被打)



评论
热度 ( 27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