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二鸟(下)

都是新的一年了,该完的还是赶紧完了的好(・∀・)

离开学还有十天我却还有一个论文没搞定(怕怕)

写的有点匆忙也没怎么检查了大家体谅体谅哈_(:3」∠)_

以及好气哦我就修改加了一个他字lo又屏蔽我......

我干了什么了啦;w;

我觉得这次重发他还是会屏蔽我;w;



    神荼有点后悔今天出门前没先找张天师算一算。

    怎么就这么诸事不顺呢???

    今天好不容易难得的是安岩主动约他出来——神荼一直是个性情平淡的人,但当他听见安岩有点别扭的邀请时,不得不承认纵使是他也忍不住在心中雀跃了一下。

    是的,神荼喜欢安岩……还挺久了。本来一开始只是因为发现了这家伙体内的隐藏力量于是决定多照顾他,但他没想到的是在与他相处的这些日子里,潜移默化的,神荼那颗一直被冰层包裹的心正因为安岩的傻缺犯二和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而慢慢解冻,露出了一块少有的柔软之地——安岩。他也看得出安岩对自己也怀有同样的情感,所以就没怎么着急,因为现在的他只需要等着他的表白了。但他没想到他的二货能这么胆小,这不他作为安岩的学长都快从大学里毕业了,安岩还是磨蹭着没有任何明确的反应。这让神荼也忍不住有些着急了起来:他当然急的不是安岩会跑掉,只是……毕竟两人不把这层纸捅破,那还是什么也做不了啊。

    那跟单恋有什么区别??

    而他说的后悔没算算,诸事不顺嘛,指的是这个。

    神荼在陪安岩吃吃吃完后就开始去玩嘉年华的项目。他们去了一趟旋转木马,结果在中途旋转木马突然越转越快,大有洗衣机滚筒的倾向,最后由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过来告诉他们这个项目出问题了。他们去了一趟过山车,结果在中途过山车卡在了高空中不再运作,到后面只能用消防云梯救人,最后由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过来告诉他们这个项目出问题了。他们去了一趟鬼屋,结果在中途鬼屋里的道具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他们横扫过来,连屋里扮鬼的打工小哥都给吓傻掉,最后由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过来告诉他们这个项目出问题了……

    这都是个什么情况??!!

    安岩如同一条咸鱼般瘫坐在摩天轮里失去梦想,对面是正双手环在胸前一脸波澜不惊地看夜景的神荼。

    今天经历的事都太奇怪了,但神荼没有感觉到任何非自然力量在作怪——难道是人为的?冲着安岩体内的力量来的?这个想法使他不禁皱起了眉,脸色也严峻了几分:恶鬼邪灵还好说,但人为因素可就不是他擅长的范围了。 然而偏偏很巧的是安岩正在自责今天带神荼过来本来是好好玩的,却突然搞出了这么多惊险又刺激的意外。他悄咪咪地抬头瞄了神荼一眼,结果碰巧就看见了神荼皱起的眉和愈发冰冷的脸,安岩的内心一个自由落体:完了,他生气了。

    完了完了完了,我都还没想好怎么表白男神就已经离我而去了吗......安岩在内心痛哭流涕,他感觉自己失去了美好的青春与男神,以后就只能和诗与远方孤独终老......于是,本来打算说两句缓缓气氛的计划也被扼杀在摇篮里,狭小的空间里除了安静还是安静。两个沉默的青年,一个在祭奠自己还没开始就已死去的爱情,另一个在努力思考刚刚发生的那些幺蛾子的原因。

      气氛更加的不好了。

    “兰斯,你都干了什么?!”

    “稍安勿躁,杰瑞米,没听过吊桥效应吗,经历一点险境有利于爱情的升温。”

    “把手给我从控制台上放下来别搞事先!你自己看看(递望远镜)他们那里升温了?!”

    “嘶......不应该啊,难不成还不够惊险?你等等啊我调一调这......”

    “你不许动那个控制台了!吊桥吊桥要是吊出问题了我第一个就先吊了你!”

    “不靠谱的让开!”杰瑞米气愤地把他手里的望远镜狠狠往兰斯身上一砸,抽出一瓶不知道什么东西恶狠狠道:“给我站在那好好呆着别动!”

    摩天轮缓缓地上升,然而都快要升至最高处了两人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神荼倒是没什么,他一直都在很仔细回想刚才出事故的细节,但安岩可就不好了。神荼越是毫无动静,他就越心如死灰——等下了摩天轮,和他道个别就回家去吧......这不都明显没戏了吗。

    没事没事,安岩看向窗外的夜景安慰自己:还有诗和远方在等着我呢!

    完全高兴不起来嘛......我不要诗和远方啊......

    安岩蔫耷耷地趴在窗框上,努力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到嘉年华漂亮的夜景上:啊那个旋转木马上的彩灯亮了诶好好看哦(棒读);啊过山车上有人在挥荧光棒好像一束光带就过去了呢(棒读);啊下面那个小贩在卖发光气球哦好像很好玩豁(棒读);啊有团黑雾爬上来了要闯进窗子了好......

    等等这啥??!!

    安岩猛地向后退去想躲开那团不明的黑雾,但为时已晚,他最后只看见神荼惊慌地把手伸向他想要把他拉过来。而他也很佩服自己在这最后一刻自己想的竟然是:能看见神荼的这个表情死而无憾了......呸什么死而无憾我还没活够!“安岩!!”神荼也是想太久没能回过神,而当他立刻唤出惊蛰想要再次冲上去,却又突然被从另一个窗口悄悄窜上来的一条绳子给捆了个结结实实。安岩的那个朋友——杰瑞米,不知什么时候挂在了摩天轮的窗外,正一脸微笑地看着做着徒劳挣扎的他。失策!他果然有问题!”你想干什么!“”嘘,稍安勿躁“杰瑞米给他做了一个为难的纠结脸:”耐心点小伙子,很快答案就出来了......放心我不会伤到他的啦!!“

    安岩坐起身,发现自己的周围已是一片黑暗。“神荼?!”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向四周喊道,你在这吗?“”别费力气了,他听不到的。“一个笑嘻嘻的声音突然响起,脆生生的很好听,就像是小天使的嬉闹一样:”你也不要担心,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的......?“ ”是啊,“仍然是很轻快的声音:”你没有好好想过他那么高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接近你吗?“”......为什么?“安岩有点蒙——他说的是神荼吗?这个声音想干嘛啊?”It's because,dummy,你身体里隐藏的巨大力量啊。“”力量?“安岩有点恶心声音的用词,但他也忍不住开始考虑声音说的话:”你是说他是为了我的奇怪力量?“  

    安岩也不是没有疑惑过。

    早在杰瑞米把他从镜像世界救出来时,他就和安岩说过他的身体里有一股庞大但不明的力量,也就是这个让安岩在非自然界变成了唐僧肉一样的存在。是神荼一直在护着安岩不受恶人凶灵的侵扰。他对此很感激也很内疚,所以他无数次求神荼教他使用这股力量以便帮助他,但神荼每次都是拒绝,理由总是一个:还没到时间。  

    ”是啊,“声音笑得更欢了:”什么没到时间嘛,是没到时间夺走它吧!“

    ”你要知道,你现在只是他的储备粮而已,他根本就不是对你好的人啊,你还喜欢他?好可悲,好可笑哦!“声音音量不大,柔柔的,却字字扎在安岩的心上,在他的大脑中碾过,戏弄着嘲笑着他。

    ”安岩!别听他的!“神荼被捆在一边,绝望的看着被黑雾缠绕的安岩表情越来越迷惑,眼神变得空洞起来。他第一次感到这么力不从心:”安岩!“”别喊别喊,“旁边的杰瑞米撇了撇嘴无视了神荼的怒视:”他听不见的,现在是他自己的选择。“神荼张了张嘴,但没能再说出什么。他死死地盯着安岩,心中的坚冰仿佛又覆盖了上来——这次,他是真的快要失去他了。

    ”怎么样,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也的确有着这个疑虑不是吗?“洗脑还在继续,声音很满意安岩的反应,绕着他耳语道:“承认自己的内心吧孩子,承认你所想的吧。”

    安岩抬起了头,神荼的心沉了下去。

    ”没有,我喜欢他。“

    ”......什么?“声音和神荼都是一愣。

    ”你还没听清楚吗,“安岩挑眉朗声道:”我 · 喜 · 欢 · 他,我 · 喜 · 欢 · 神 · 荼!“

    ”顽固不化!“声音有些气急败坏了:”他只是想利用你啊!你还不明白吗!“”我明白。“安岩垂眸道:”我也的确怀疑过他只是为了我的力量而来......“那不就完了嘛,”声音大概是被气笑了:“他就是利用你的人啊!你还......”

    “但是啊,”安岩吸了一口气打断了它,脸上的笑容让神荼为之惊讶:“我就是喜欢他啊。”

    “即使他可能是会利用我的人,但我还是会选择性的相信不可能的那一面。”

    ”我喜欢他。“

    “这就是我必须承认的内心。”

    “......”

    “好吧,你赢了。”声音挫败起来,黑雾也渐渐散去。安岩眼前出现了一脸迷之微笑的杰瑞米,和瞪大着眼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的神荼。

    口舍?!安岩也是一下子傻了,于是他和神荼两个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直到杰瑞米干咳了一声打断了这对小情侣的深情对望:“好啦,安岩,祝贺你表白成功了。””什么?!“安岩迷茫地看回神荼:“你听见了?!“”嗯。“”......“安岩被神荼的这一个字又给弄当机了,脑子里只剩下我去神荼听见了我去神荼听见了我去神荼听见了......”我也是得道个歉,安岩,“杰瑞米见这样下去又得当电灯泡了,赶紧出来转移话题:”那团雾是我搞的......““什么?!你搞的好事啊!””这不看你没办法表白嘛!“”我......“安岩被气得说不出话——那些东西自己说说就算了,但被神荼听见了之后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啊!!!他愤怒地跳起来要抓杰瑞米,却被神荼一只手摁回座位:”别乱动,摩天轮还没停稳。“”什么停不停稳的!神荼你放手我一定要揍他!“

    杰瑞米翘着二郎腿一脸戏谑地看着想打又打不着自己的安岩,正想给神荼比个赞时,却发现神荼一脸“你绑我的事等会跟你算”之后默默受伤地收回了手。

    怎么就帮了个白眼狼呢??

    工作人员:我明明记得只有两个的,怎么多了一个??

    “所以,神荼你真的都听见了?”“是的,”神荼点头,然后轻轻一笑按住犯晕状的安岩,认真的盯进他的眼睛:“你要相信我,我不是为了你的力量才来保护你,我......”“好了好了别说了,”安岩捂住了神荼的嘴,笑得惊艳。

    “我相信你。”

    神荼觉得这句话的动人程度比刚才的那句喜欢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安岩。”

    “?”

    “我喜欢你。”

      ”///////“

     嘉年华绚烂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夺目地绽开,照亮了一对相互依偎着的新人的身影。

    ”哈!你看还不是要我来!“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走吧别打扰他们了陪我喝酒去。“

    ”什么......不我还要找罗莎琳你......“

    ”你不是让那小子的妹妹带着她了嘛没事的走走走走走......“

    还掩盖了一些惨叫声,嗯。


END



最后,大家新年快乐哈(°∀°)ノ


评论 ( 10 )
热度 ( 117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