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Newt把便当吐出来

别在意这个沙雕题目_(:_」∠)_
脑洞一上来就停不掉了😂请原谅一个脑子突然发热的渣渣
依旧是以救回Newt为主要内容,想吃cp间腻歪的……也来看看呗(bushi)





一、
“Thomas,不论你重复多少次,你都救不了他。”
“你这个懦弱的自私鬼。”
……
安静的房间里猛然响起一阵吸气声,Thomas从小床上惊醒过来,突然醒来的眩晕感让他忍不住趴在床边喘了好一会儿。待昏沉的头脑渐渐清醒,他忍不住心生疑虑——这个仅由几句话组成的梦甚至还比不上之前被鬼火兽追着跑的梦来的刺激,却同样让他感到莫名的心悸。
So weird…
垂着头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总算是勉强把这股恶心感压了下去。Thomas翻身下床走到窗前,看着远处的还亮着几盏灯的实验部大楼发呆。
夜色已深,这座所谓“最后的城市”已经在荒漠中睡着。但Thomas 知道现在的静谧只是假象,过不多久这如孤岛般的城市就将陷入一片战火之中,而他将不会因此为这座城市感到有任何的悲伤。Thomas无意识的冷哼一声:他才不关心这座WICK的冰冷产物和激愤的眩疯病人们最后孰生孰死,Minho和解药就是他们今晚唯二的目标。救到人拿到药他们立刻可以拍屁股跑路,把斗得头破血流的病人们和WICK抛在脑后,坐上飞船来到安全的“避风港”,Minho将与他们重聚,Newt也将……
等等!
Thomas脸上刚才缓缓浮现的笑容突然僵在了半路——避风港?Minho?这些不应该是在救援行动之后的事吗?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清楚的记忆?
就好像自己已经经历过了一样!
好在,Thomas看见了Minho完好的出现在这段记忆里,虽然不清楚是不是就是未来会发生的事但这还是让Thomas自欺欺人地松了口气,他开始寻找起另一个金色的身影。那么Newt他在……
!!!
然而他看见的是什么?
因困倦而半眯着养神的眼睛陡然张大,事与愿违,另一段令Thomas绝望的片段沉重地撞入脑海,疼得Thomas呼吸一滞——他看见自己正身处于一片激烈的战火之中,怀抱着已经病变了的Newt。他的左胸口前刺眼地扎着一个弹孔,正向外冒着大股的黑血,景象骇人。怀中的身体尚有余温,但Thomas很清楚,Newt已经死了。
“No!Newt no!!”
“Thomas你在搞什么鬼!”
由于是晚上行动,Newt 先去睡了一小会。一分钟前他才刚刚醒来把还在嘴硬说不困的Thomas强塞进卧室后,呆在了大厅做些最后的准备。然而不到一分钟之后的现在,他尚未消退的起床气就被Thomas毫无征兆的大叫给戳爆了。
Newt真的是又气又疑,气的那一部分配合着病毒的效果一起让他暴躁地快步前去一脚踹开了卧室门,而疑的一部分则让他在看见Thomas湿润的双眼里充斥着恐惧和绝望时,用最快速度把脸色放缓了下来。“Tommy,”他压下还蠢蠢欲动的脾气,慢步走到了Thomas的身边和他并肩站到了一起——他看起来很没安全感:“怎么起来了?”
“Sorry Newt…”Thomas尴尬地抹了抹眼睛,仅被一点无厘头的记忆片段就吓得差点哭出来是真的很丢脸……但是说实在的这也的确是他最害怕看见的东西。
决不能让它发生!
“呃……Newt?”Thomas瞄了一眼他的表情,在确定他大概不会又突然暴躁起来后,终于小心地开口问道:“你能……不和我们一起去救Minho吗……我是说,”Newt猛然锐利的目光还是让他心慌地缩了缩脖子:“毕竟你还生着病。”“我告诉你,”Newt淡色的眉一挑,他十分不满Thomas这种牵强的解释,直觉告诉他这家伙正有事瞒着自己:“I'm not a girl,Thomas,我不需要被这么照顾着好吗?而且我敢打赌没了我你连实验部的大门都找不到。”“但是……”“没有什么但是,”Newt赶在他之前一口回绝,并凶巴巴地把WICK的制服甩给了Thomas:“睡不着就换衣服,准备出发。”
“And don't worry about me,I'm not going to die here.”
Thomas灰溜溜地乖乖换衣服去了。虽然说他仍然想再劝劝,但他明白Newt绝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做的决定,况且他还生着病——要是这个时候还跟Newt硬扛,怕不是又要被摁到墙上去……
【我只是太忧虑了,】Thomas这么安慰着自己:【这不是真的,只是我可怕的想象。】
但它们又是如此的真实……自己是不是真的忘记过什么?
【不管怎样,】他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那边——Newt被衣领遮挡的脖子上已经隐隐透出了几丝黑色:【一定得把Newt看紧了。】
【He will be fine…】
【Maybe…】

二、
伴随一声巨响,玻璃窗终于在铁架子的重击下碎裂,四散着坠落大楼。但与此同时,他们身后的铁锁也被WICK的守卫从外锯断,破门锤蓄势待发。
门被撞开,枪已架起,空气紧张得近乎凝固:“快!快跳!跳下去!”Thomas嘶吼着催促身后对高空跳水还有些犹豫的两人,声音不知是因紧张还是兴奋而变得颤抖。救到Minho的狂喜与亡命实验楼的惊慌正一起刺激着他的大脑。赶在开枪之前,Thomas没能再给他们更多的考虑时间了,转身助跑揽住两人带着一起向窗外一跃,跳楼坠入了下面的水池里。
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即使是温柔如水也一下子震得Thomas双腿发麻。但这都不重要了,如果不是现在泡在水池里,Thomas简直想大笑出来:看看上面那群人的眼脸色!他们成功了!逃亡的紧张和慌乱已经褪去,而与友人重聚的喜悦占了上风。但很可惜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事情还没有结束。Thomas 赶紧招呼着三人爬出了水池,又立即一刻不停的催着他们向集合点赶去——好像迟了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急切。
不得不说,他的预感还真是该死的准。
Thomas也不是没有预估他们会穿过病人们与WICK的作战现场的情况,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战火竟会如此激烈,以至于他们三人只能在战火区兜转躲避,寸步难行。而更糟的是,集合点还在离他们有一点距离的远处。
这些病人是哪来的那么多武器!
在第五次被飞来的火箭炮逼回藏身之处后,Thomas高压的神经已是近乎崩溃。早就空掉的枪被他狠狠砸到了地上,Thomas正要转身想要告诉后面两人做好硬闯的准备时,却撞见了更糟糕的一幕——Newt突然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黑色的血从他努力紧捂着的指缝中冒出,青色血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脖子上蔓延开来。
Newt开始病变。
Thomas呆滞地眨了眨眼,Newt的苦笑声,Minho的大吼声都似乎离他远去了,而他却在此时这危急时刻诡异的平静了下来:触目惊心的黑血,震耳欲聋的炮火,无一不与记忆中的那个可怕片段惊人且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Thomas发现他的确是忘了些什么。
但现在他想起来了。


tbc





先放出来看看效果(°u°)​ 」
结局嘛……很玄幻……
不知道自己写的怎么样有点方(´▽`)
留个红心蓝手或者评论再走?(闭嘴)

评论
热度 ( 18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