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救援

月考和统考数学双响炮地炸掉后伤心欲绝决定码字……
有些私心想看朗爹脆弱的时候x

Hope和Scott在这篇里只是好gay蜜好搭档的关系x

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预警
以及
蚁人2彩蛋剧透预警(。・ω・。)
觉得自己简直好人∠( ᐛ 」∠)_被数学轰炸了两次后仍然是决定不be呢





    清晨。
    “Scott?醒醒,起床了Scott!”Hope双手环胸地站在床边,颇为无奈地看着在床上挣扎着想要爬离被窝的Scott,眯起眼摇了摇头:“你睡得可真香,看得我都忍不住想要给你来上一巴掌了--不过可惜我做不到。”“Hope,求你,别,这么暴力,行吗?”Scott哀嚎着起身失败,翻了个面去撇了眼窗外:“天啊现在才多早啊……以及你打不到我还不得怪你们自己?谁让你们又乱动数据结果出事了来着?”继续在床上转了几个圈后,他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正确的姿势慢吞吞地从床上滚了下来,闭着眼轻车熟路地摸索进厨房找到即食麦片,顺便对着身后跟来的Hope抱怨道:“不仅是你和Hank变成了幽灵状态,竟然连你的妈妈也同样中招了,而且更神奇的是,”Scott从冰箱里找出了一盒冰冻的牛奶直接就向着麦片里倒去:“那时正处在隧道里的我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说你们这一家可还真的是整齐。”
    “闭嘴Scott,学不懂物理的人没资格说话。”
    “是啊,然而物理天才的一家子大佬们集体掉线了,还只能靠我这个在你们眼中连最低端的高中物理都不及格的智障来救你们。”Scott不满地嘟囔着,端起碗走向了自家被纸张淹没的客厅:“以及我这不正在看Hank的资料吗?看不懂的话怎么帮你们修的机器?”“那些只是机械结构图纸……”Hope满脸“我为什么要和一个智障讲道理”的窒息表情:“你只不过是在做和三岁小孩拼拼图一样毫无技术含量的工作……话说你不先把牛奶热一下再吃吗?大早上吃冷的对你的胃不好。”“你惹毛我这个智障了。”Scott从一堆金属器械与纸制文件中抬起头,故意面对着Hope又挖了一大勺麦片塞进嘴里大嚼着,并十分欠揍地晃悠了几下:“我乐意,你也管不到。”
    “Scott你其实……”“balabalabala,Hope你闭嘴,你们物理大佬的东西看着真费劲,我需要安静。”
    “不你……”“铛!”Hope的下一句话刚出口,Scott几乎是同时很巧合地用锤子砸进了一颗钉子。他撇了撇嘴,扶着机器满脸都写着无辜地看着她。
    “Scott…”“铛!”“我说你……”“铛!”“(吸气)”“铛!”“Scott!有人在敲门!!”“铛!”“啥?”Scott放下锤子,发现楼下的确是传来了一阵还不小的敲门声。哦噢,他缩了缩脖子,果断地先撇开冒着黑气在生气的边缘徘徊的Hope跑下楼去开门。
    竟然是星爵。
    “Peter?!”Scott看着眼前的金发在阳光下泛着柔和而熟悉的光,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家伙该有五年没回来了吧?“Hi,Scott…”见Scott终于开了门,Peter似乎是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了他:“我该说,幸好你没去掺合Steve他们的那堆烂事吗?”“……队长都和你说过了?”“是啊……五年时间并不长,但没想到就在这些时间里却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有些面目全非了。”他的话让两人都不禁沉默了好一会儿,半晌,Peter才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发问道:“不请我进去聊吗?”
    介于机器的复杂程度,地上到处散落着的资料纸张几乎形成了一个迷宫:“哦噢Scott你家进贼了?小偷家里进贼?”Peter抱怨地大叫着在各堆纸迷宫里小心地迈着步子向着前方的一张椅子艰难地走过去,但即便是他如此的小心,意外还是发生了——“Wait!Watch out!Peter你小心点!”Scott关好门后从楼梯上来的第一眼,便是Peter好像完全没有看见站在椅子前的Hope一样径直朝着椅子撞向了她的情景。Hope有些受惊吓地往旁边一跳,尴尬地看向Scott。而Peter的动作也止在了半路:“什么Scotty?这张椅子不能坐吗?”他维持着抬起一只脚的动作左右看了看:“是坐下去会发生什么吗?它突然长刺?哪里向我飞出毒箭?”“不是……”Scott皱起眉走上前,指了指旁边的Hope:“还开玩笑?你总该对女士礼貌点吧?Hope这么大的人你又不是看不见……我可不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Hope现在是‘幽灵状态’。”
    “啊……?”Peter挑起眉迷茫地看看一脸严肃的Scott,再看看一旁同样迷茫的Hope,舔了舔唇眯起眼却没有回Scott的话。他的表情有些奇怪的纠结,抿起的嘴角显示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在思考如何为这次唐突找个合理理由?Scott双手在胸前环起等待着他的下文。大概五分钟后,他见Peter吸了口气向他转过头来:“可是,”星爵一脸能让人信以为真的认真表情,说道:“这整个客厅只有这一张椅子啊?”
    他就该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正经人。
    Scott努力忍住想要崩溃地捂上脸的冲动:这就是你浪费了五分钟得出的重大结论?!但环顾了一下四周后,他惊讶的发现好像还真如Peter所说的那样……好吧,他跑回了卧室搬来了另一张椅子,才总算是安置好了这只大龄儿童,然后继续他的“拼图工作”。Scott原以为五年不见,旁边的Peter应该会话唠的和他逼逼他在银河系内外的各种神奇见闻——他一向都是如此,但除了这次。话到也不是没说,就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中间甚至有几次两人都沉默的冷起了场……So weird?这可不像是Peter的风格。Scott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对着他的壁炉发呆的星爵:“Hey Scotty,”他突然开口问道:“最近一直挺冷的,但你的壁炉似乎没有烧过火?”“呃,这个……”Scott拧着螺丝的手一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有些不安地吸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很怕火,特别是从火里烧着飘出来的灰烬。”
    “它们总是让我感到很危险,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侵入我的大脑一样。”
    “知道了。”但Peter听罢只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两人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Hope,你觉不觉得今天Peter有些奇怪?”星爵走后,Scott一边收拾着桌上又一轮已经用掉了的文件,一边和在他面前同样几乎安静了一整天的Hope这么问着:“就是很不符合他的日常画风……难道被队长说的东西吓到了?不过那些听起来的确是挺惨烈的……”“Scott,”Hope突然出声打断了Scott的自言自语,她叹了口气,面色严肃地看着他:“如果,我说,如果,我因为某种原因从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你会忘记我吗?”“认真的?”“Scott皱着眉张了张嘴:“呃……我可能会疯掉?毕竟你是我最亲爱的搭档……不过我绝对不会忘掉你的,但或许我会就此活在一个幻象之中……?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Thank you,Scott,”Hope闭起眼噗呲一下笑了起来,然后又摇了摇头:“我很高兴你说你不会忘记我,I don't want you to forget me…”
    “But not in this way.”她的眼神骤然蒙上了一层让Scott疑惑的悲伤。
    第二天。
    Scott是被阳光叫醒的:“Hope?”他揉了揉被光刺得生疼的眼睛呼喊起来,翻身下床在屋子里转了一圈——Hope不见了,但Peter 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翻动着地上的图纸:“Hey,good morning Peter?”Scott有些迷惑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Hope去哪里了?”“噢Hi Scott,good afternoon,你睡得可真久。”他这么含糊地纠正着,又翻开了一张资料:“Hope去找队长了,他有点事要和她谈——放心她没事,”Peter抬起头向Scott挤了挤眼:“Hope就算是‘幽灵状态’也比你要靠谱的多。”
    ……还真是想反驳却不知道从哪反起呢。Scott认命地点了点头:“好吧,那所以你又是……”
    “我?我是来照顾你的啊。”
    “……完全不开心。”Scott只对他的理直气壮感到无语:“说真的不应该是我来照顾你这个幼稚的家伙才对吗?”
    自星爵向他表明心意后,Scott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多养了个傻儿子而不是有了一个可靠的爱人……
    “我这次真的是来帮忙的……”“OKOK,那就是多了一个可供差使的苦力,还不错。”“呃……”Peter眨了眨眼,表情变得有些为难了起来。他似乎是纠结地拧起了手皱着眉深呼吸了好几次,但好像终究没能下定决心要说什么:“算了,Scott你再去休息一会儿?”他有些放弃般地挥了挥手叹气道,把对面不明所以的Scott捞过来亲了一口,诡异的行径弄的Scott更是满脸的不解:“我等一下再来叫你。”
    “可能你不会喜欢……但sorry dear我必须这么做了。”
    在冬天,这一带的晚上一直都很冷,于是此时一个冒着火的壁炉和一杯辣口的烈酒将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但这要除Scott之外。当他披着毯子睡眼惺忪地被Peter叫醒来到客厅时,第一眼看见的便是火光——来自壁炉的旺盛火焰正张扬地散发着光与热。这在常人看来是多么美妙的一幕,却让Scott先是一愣,接着就如同被阳光烫伤的吸血鬼一样发出了一声惨叫,一边的Peter赶紧上去扶住了他正颤抖着向后退去的身形:“Scott?Scott!你还好吗?”“熄灭它……快点!熄灭那堆火!”Scott痛苦地捂住了眼睛——但灼人的火光并非是罪魁祸首,真正烧伤了Scott的,一下一下沉重地击溃着他的大脑的,是那些火焰边飘散出来的灰烬。它们数量不多,却在Scott的眼中比旁边那堆旺火还要刺眼。
    “把火熄了,然后扫干净……好吗?Peter,求你了。”Scott把身体转了过去努力调整着呼吸哀求着,但Peter只是沉默地环抱着他,他在刚才那一瞬间爆发出的惊恐与慌乱让Peter开始有些于心不忍了。但要就此放弃吗?
    不。
    “对不起,Scott。”什么?Scott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Peter躲避着他的眼神并闭上了眼:“我知道你有多不希望失去与Hpoe一家一起生活,并肩作战的日子……但是,”他的手慢慢搭上了Scott的手臂,较Scott稍高的身高使得Peter的气息环绕着他,却是危险的预感:“我必须要当一回坏人了。”他突然露出一个干笑,然后凭借着体形与力量的优势,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将Scott拽到了壁炉前的沙发上死死摁住,即使他在尽了全力地挣扎:“Peter你在干什么?!”Scott的喊声中已经带上了些许绝望:“你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我当然知道亲爱的,”Peter就这样半蹲在沙发后面揽着他的肩安抚着动的厉害的Scott,温柔的嗓音里说出来的却是不容半点退步的强硬:“在做一些能让你认清现实的事。”
    “我们需要你现在就想起来,Scott,该醒醒了。”Peter的语气掺杂上了一丝乞求的意味:“We need you now ,Scott.”
    但你到底要我想起什么?!
    Scott像是触电了一般颤抖得更厉害了些,他拼了命地挣扎着想要逃离这对于他来说无比恐惧的一幕,但他做不到——Peter在他身后努力地安慰着他,但同时也将他牢牢禁锢在了这张沙发上。眼前放大的明亮火焰上方飘动的灰黑色尘埃愈发的明显,如同最尖利的刀子一样精准地扎向了Scott心中一块被他完美隐藏起来的地方:那是一块将要愈合的伤疤,而现在,它正在重新被那些灰烬一点点地血肉模糊地撕扯开来,暴露在猛烈的火中炙烤。
    灰烬,飞舞的灰烬中,一段他不愿去承认的记忆又浮出了水面。
    “我……”手上的力道渐渐减小了,Peter绕过沙发转到Scott的面前,看着自己以前从未在他这儿见过的泪水从Scott橄榄绿的眼睛里流出:“我想起来了,Peter。”
    “Hope他们根本不是因隧道出问题被‘幽灵化’,而是死了。”
    “在我被队长从隧道里救出来后,地上他们的灰烬都完全还没有消散。”Scott的声音很冷静,甚至表情也没什么波动,不过眼泪还是十分忠诚的表露了他的内心。他只是很安静地哭着,闪着点光的珠子止不住地从脸上滑落下去:“大概在那时受到的打击太大,幻象就产生了。”“Scott,I'm sorry…”Peter蹲下来心疼地伸手握住了Scott握紧的拳,但又十分心虚地不敢抬头去看他湿透的眼睛:“我真的不是有意为之……队长说他们找到了回到过去的方法,而你将是这个计划的核心,”见Scott只是安静地坐着不说话,Peter又这么慌忙补充道:“但你似乎一直沉浸在幻象中劝不出来,于是他们就找到了我……”“不没事,Peter,你们是对的,”Scott摆手打断了星爵不安的辩解,他吸了吸鼻子,表情依旧是有些痛苦:“是我太脆弱了不愿面对事实,才制造了这么一个幻觉来欺骗自己大家都还在……不过现在没事了,”Scott努力抿起唇给了Peter一个大概不怎么好看的笑容:“Hope也说过了她不希望我用这种方式去‘remember her’,所以,感谢你叫醒我,Peter,你回来得太及时了。”
    “So,Welcome back,ant-man?”Peter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坐到了Scott的旁边将他的小蚂蚁拉过去又一把抱住了他。Scott顺势向着他结实的手臂上靠了靠,感受着此刻真正代表了温暖气息环绕着他,慢慢治愈着刚才心上滴着血的旧伤。
    或许他是个幼稚的要人照顾的大龄儿童,但同时也是能在任何情况下带给Scott安全感的爱人。
    

    时间旅行充满了危险与不定性,但正如大部分的英雄故事一样,他们成功了,所有人都被救了回来。
    当那无比熟悉的三个身影再次活生生地站在Scott的面前时,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把Hope一家全部抱住,即使是Hank的嫌弃表情都变得可爱了起来——天啊,这感觉是真的,真的不能再好了!Scott抱着他们用劲拍着不知是哪个人的背时这么想着,几乎是想要不顾形象地再大哭一场。但是,当他的视线跃过Hope的肩来到他们后方时,一股强烈的疑惑感瞬间占据了上风位——那儿站着队长和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星爵。他不是说和Tony一起在外面维持时空通道的稳定吗?怎么……Scott茫然地放开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Hope,有些踉跄地向着队长那边走去。Steve好像正在对Peter训着什么话,但在看见了走来的Scott之后Peter被Steve训得耷拉下来的狗耳朵仿佛又猛地竖了起来,他几乎是立刻兴奋地扑向了Scott并把他紧紧地搂住:“天啊Scott你也来了!”
    “感谢!真是得救了啊!”
    得……救了?
    一瞬间,Scott突然想起了在他回忆起“一切”的那个晚上之后,家里的那个被“打扫”得过于干净以至于就好像是根本没有用过似的壁炉。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慢慢清晰起来,聪明如Scott,他想他已经知道这该死的真相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向还在抱着他唠叨的星爵先生身后看去——“Peter”就站在那里,微笑着向他挥了挥手:“抱歉骗了你Scotty,”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过理论上来说我是你造出来的,而你也没认出我就是你的又一个幻象……Anyway,现在事情结束了,you save them,我也该走了。”
    “Don't forget me,please?”
    Scott呆愣地看着那个身影渐渐地淡化在了空气当中,直到真正的Peter拍了拍他的脸让他回神时,一股深重的恐惧感才慢慢攀附上了Scott的内心——他这才想起来了事情的全部。Scott突然发力使劲回抱住了星爵。
    原来他只差一点就真的要再次失去他了。
    “Scott?Scotty你还好吗?为什么你在发抖……”“闭嘴你这个幸运的家伙。”Scott在星爵不解的眼神中有些生气地向他吼了回去:“别吵,先给我抱一会儿。”
    “……是发生什么了吗?Scott?”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紧张,Peter低下头去吻了吻Scott的耳朵柔声问道。
    “是啊,说来话长,”Scott向他挤出了一个大概不怎么好看的笑容:“Just…Welcome back,Peter.”





END



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可爱们!比心心(///▽///)

你们能喜欢我或者是这章东西都真是太好了!

顺便,嗯……求个小心心小手手和评论?(放荡而没礼貌的奸笑.jpg)

以及我被身边的各位盆友们的哭嚎吓到没敢去看复联3,有什么不对的……就当私设吧XD



刚看完点刺激东西现在满脑子都是斯德哥尔摩( ・᷄ὢ・᷅ )按住再次蠢蠢欲动的手x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