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花想要给你

抓紧一切回校前的时间疯狂产粮x

私设时间在搞定完灭霸之后几年,Peter没有参加干灭霸活动x

没有打草稿,直接上手打的,可能会很潦草......我后期会尽量回来改改的x

ooc预警,文笔差预警

长花的梗来自不带剑的《深夜将至,别吃罐头》

Peter你竟然还有脸觉得Scott孩子气??(这不是你写的吗x)

以及忘说了,算是有部分蚁人2彩蛋剧透吧😂不过不太明显我也是刚才意识到_(´ཀ`」 ∠)_

 

 

 

 

    作为在危险的宇宙中以光年为单位浪荡的见多识广的星星王子,什么奇奇怪怪的病症他没见过?好吧可别说......还真有。

    比如现在,Peter就一脸茫然地看着这朵从自己右手手指的伤口中钻出来的花——今天他只不过是在照常地做着一点维修工作,接着不小心割到了手指。这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Peter也就只是不爽地啧了一声。但正当他要把冒着血珠的伤口送到嘴里简单的消个毒时,一点绿色突然从红肿的伤口里出现阻止了他的动作,然后,在他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一条小枝从伤口之中爬了出来,一个娇嫩的花骨朵就缀在那条小枝上含苞待放。

    花挺好看的,只是为什么会从我的伤口之中长出这玩意儿?!

    Peter心情复杂地眯起眼把花苞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但并没发现什么其他特殊的地方。它就只是一支普通的花:一支普通的白山茶,只不过十分诡异地长在了一个渗血的伤口上。好吧......Peter皱起眉鼓起勇气,左手轻轻捏住了这棵小东西猛地向外一拔:“嘶......嗯??”想象中牵扯着神经的剧烈疼痛竟然没有发生,最多也不过就是稍微有点感觉而已。Peter睁开眼看向自己重新正常地流着血的伤口——去他的怪病,这不就完事了吗?他又左右看了看那只花苞,嫌弃的把它扔到一边后回过头来处理伤口,却惊讶地发现又是一只花苞早已再次占领了他的伤口。

    这次是一支淡蓝色的矢车菊。

    “呃......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对你来说不挺好的吗?”Rocket也是同样的迷茫表情盯着Peter的伤口看了好几圈,最终还是毫无头绪无奈地打趣道:“下次去勾搭女生的时候就直接有现成的花了,多棒!”“但这样的伤口实在是太娘了吧......”Peter烦躁地拨弄着已经微绽的矢车菊的花瓣向对面坏笑的小熊猫翻了个白眼:“还有,我凭自己的魅力泡妞,哪用得着这些无聊的小东西?”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不如回地球一趟?联盟那边的信息量储备挺丰富的。”“No!Absolutely not!我们自己可以搞定。”

    地球,复仇者联盟总部。

    在经历了两次拔花三次采血,以及博士操纵着一手Peter至今也没能弄明白其原理所在的魔法对花和血样的多次检验之后,一个半小时过去,Dr.Strange终于放下了他的小试管有些疲劳的揉了揉太阳穴:“抱歉,Mr.Quill,我现在只能确定这是一种罕见的疾病,而至于其他的什么就一概不知了......或许我的那堆古书上会有记载,但你可得等上好一会。”“大概要多久?”“至少三天,多则几个月吧。”博士没有理会Peter变得有点扭曲的表情,站起身抱着书向身后两人挥了挥手直接离开了,只留下浑身开始冒黑气的星爵和面露尴尬的Cap:“呃,或许你得留下来住几天?”Steve放低声音不明所以地观察着这家伙莫名其妙的生气表情——他可不知道关于Peter母亲的悲伤故事:“我会让Tony帮你安排好住处的。”

    该死的烦躁感,该死的Rocket,该死的花。

    大富豪Mr.Stark安排的住处绝对不会差到哪去,但即使现在Peter身躺在这张比他的飞船里大得多的也舒服得多的床上,他依旧怀着一肚子想要破坏点什么东西的怨气——现在他就很想砸烂点什么,比如床头陶瓷的花瓶,墙上玻璃框里的风景画,又或者是厕所里的镜子......地球本身就让他倍感不适,不过毕竟这不是他的地盘。他忍住了,无所事事地大字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对着洁净的天花板发呆,直到一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从玄关处传来。是Steve?又或者是Mr.Stark?Peter悠悠转醒,起身走向门口:是有什么消息了?不是刚给了个手机吗为什么要亲自来?

    不过在门口的不是队长或者Stark先生,而是一个Peter没有见过的绿眼睛男子,还带着一个长卷发的小女孩。此时他正握着一把与鞋柜上Peter拿到的一模一样的钥匙,用与Peter相同的疑惑表情看着他:“请问......”他微张着嘴皱起眉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有同样的话要问你。”“哇好漂亮的白玫瑰啊!”还没等对方回话,他身后的小女孩就先行一步惊喜地指着Peter喊出了声——哦噢不妙,Peter只得无奈地把他刚想偷偷藏起来的右手伸了出来,在对方怪异的眼神之中蹲下向着小女孩露出一个甜笑:“被你发现了啊亲爱的。”“请问您能把这朵花给我吗先生?”女孩亮晶晶的眼神让Peter的心情不由得好了不少:“明天就是老师的生日了,我想把它送给我的老师......”“不不不小花生快回来这不行,”男人要比孩子更细心些的看出了那朵花的生长之处,他有些窘迫地将小女孩拉了回来捏了捏她的脸蛋:“你要是想要买花爸爸可以给你一点钱你在回去的路上买,顺便给自己买点吃的好吗,别......Wait!你在干什么?!”Peter直接将那朵伤口上的花扯了下来,擦了擦根部残留的一点血后无视了男人抽搐的嘴角把花递给了小女孩:“拿着吧亲爱的,”他顺便朝受到惊吓的男人眨了眨眼表示他没事:“祝你的老师生日快乐。”“谢谢您,您真的是太好了!那么爸爸再见我回妈妈那里啦,记得好好吃饭!”俯身让小女孩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吻,目送完她远去的背影后男人关上门,表情复杂地转身看着Peter的手指上又生出了一条细细的青藤,上面是一朵还没开放的圆叶牵牛:“So...问题有点多啊,先从自我介绍开始?”“Peter · Quill,The Star-Lord.”星爵有点不自然的伸出左手“Scott · Lang,目前担任蚁人一职。”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伸手与他握手:“那么第二个问题,Mr.Quill,你为什么在我家里?”这次一阵手机提示音替Peter回答了这个问题:“Mr.Quill?”Peter把电话掏出来开到免提,那边是Steve的声音:“抱歉Tony最近可能有点忙,他不小心把你的住处错安排到Scott那里去了,现在你方便换吗?还是你和Mr.Lang商量一下要不要暂时一起住?”“我没问题。”站在旁边的Scott凑了过来回话道,Peter看了他一眼:“我也没问题,就这样吧再换有点麻烦了。”“......那好吧,你们慢慢聊,再见。”挂掉电话后,Peter查看了一下手上的青藤,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的Scott露出一个微笑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有,而且还挺多。”Scott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消化着刚才的信息走向厨房:“我去做晚饭,晚饭上我还有很多东西得问问,比如房间分配,你手上的花,以及......”Scott转过身来盯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个小孩子得到惊喜玩具时的兴奋笑容:“您的宇宙历险记,星爵先生。”“哈,”Peter先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大笑道:“那这可真是有的说了,我没想过会有成年人对这些感兴趣。”“成年了就不能对好玩的事情感兴趣了?谁规定的?”

    或许是有女儿的原因,Peter总感觉眼前这个年轻的爸爸多少也有着一些与孩童无异的对新事物的好奇与热情——这就是为什么他能与他的女儿如此亲密?

    很有趣。

    “说起来你多大了啊,你女儿看起来可年龄不小了?”

    “我曾在Cap那儿看过你的资料,Mr.Quill,”Scott的声音和煎鸡蛋的香气从厨房中一并飘来:“我比你大十岁。”

    “......叫我Peter就好了。”

    天,收回年轻这两个字。

 

    几个星期过去了,博士还他满屋子的古书卷里遨游没有任何的消息。每天为联盟里操碎心的鸡妈妈Steve害怕Peter情绪恶化几乎没两天就要往他这里跑一趟,不过事实上,Peter现在倒是希望博士能找得慢点——Scott是个有趣的家伙。特别是当他们同睡一张床后。

    不这个句子有点糟糕事情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那天晚上Peter有些少见的在睡前贪了杯,然后,从来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的星爵这次却在半夜爬了起来上厕所......不过他其实很感谢他上了这个厕所。

    当Peter睡意朦胧的从厕所中走出来路过Scott的房间时,里面突然传来的一声闷响引起了他的注意:“Scott?你在吗?”他试探着走上前敲了敲门,但是没有得到一点回应,出于对他的担心Peter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直接开门。

    Scott很好心的将主房让给了他自己睡在较小的客房。当Peter推开门时,月光正从落地窗外透来,洒在地上的一团安静的被子上——Scott从床上掉了下来,但毫无动静。Peter赶紧快步走上前去将他扶了起来扒开盖着他的脸的被子,却看见Scott紧闭着双眼满脸是冷汗地缩在被子里,呼吸沉重,他的牙正死死地咬着下唇,在惨白的月光下Peter甚至看见了上面渗出来的血丝——少见的如此脆弱的Scott......“Scott?Scott!你怎么了?”仿佛一阵蚂蚁从心上爬过,Peter有些慌张的拍了拍他的脸让他醒来。Scott猛地倒吸一口气,从Peter的怀里爬了起来大口喘着气:“Peter?”他有些迷茫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啊抱歉,我又做噩梦了......不好意思吵醒了你。”“没事没事,以及,”Peter拉住踉跄着想起身回到床上的Scott:“你介意告诉我你梦见什么了吗?”“呃......没什么。”“还是说出来吧,否则我估计你又得继续做噩梦。”“......说不说其实都一样。”Scott似乎是有些不情愿,但在Peter坚定的严肃目光下他还是坐回了原地:“就是......你知道几年前的那场灾难吧。”“你现在还在里面?”“是啊......”他橄榄绿的眼睛暗了下去,眼神闪烁,有些不安地咽了口唾沫:“毕竟我在那时差点就失去了一切......Hope,Cassie,以及几乎所有的我爱的我关心的人,全部灰飞烟灭了。在从那个救了我一命的隧道里出来之后,我几乎就直接崩溃在那堆灰烬之前。”“......没事了Scott没事的,那些已经过去了。”Peter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忍不住皱起了眉——他没有想过Scott在这场自己恰好错过的地球灾难里经历了那么沉重的东西,并且直至今日也不曾得以安宁。或许是泡女孩子的习惯动作,又或者之前对他有些孩子气的第一印象,Peter不自觉地把眼前又要缩起来开始微微颤抖的Scott拉向自己抱住,并揉了揉他因稍长些而显得柔软的黑发:“不如你来我的房间睡?”

    凎,你真的把他当成小女生看了?Peter在说出这句话后简直想抽自己两巴掌——Scott会怎么看我?一个趁人之危搞小动作的人渣?

    “好。”而令Peter惊讶的是Scott竟然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不过其实事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小蚂蚁也同样想要找个少人的地方把自己埋起来毁尸灭迹。

    于是两人便在同样“不清醒”的状态下来到了主房。Scott掀开被子找了个稍靠边的位置躺下,但Peter上来之后又将他拉向了床中央从背后抱住了他。星爵温暖的体温就贴在后背上,柔和的气息慢慢环绕住了近乎被包围起来的Scott:他为什么要抱着我?为什么明明比我小十岁却要比我高?最后两个奇怪的问题了无声息地从他开始疲惫的大脑里缓缓飘过,然后便直接关了机,在莫名令他安心的温度里一夜无梦。但Peter还没有睡,此时,被他“一时糊涂”揽过来的人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只要他愿意,就能闻到那人发间淡淡的薄荷洗发水的味道。Scott抱起来很舒服......这种诡异的心情让Peter认真思考了很久,以至于月亮都已经在空中走过了一个完整的弧线。终于,在黑夜即将离开之前他认定了自己的所想。现在Peter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他爱上了Scott。

    星爵不是什么磨叽纠结的鸡掰青少年,明了自己的心思之后就好办多了。他轻轻在Soctt留有些胡茬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也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好吧你们赢了,事情就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Peter想为他的暗恋对象做些什么,因为他是真的不开窍......

    “Mr.Star-Lord,你是不是对Daddy有什么企图?”当小女孩气鼓鼓地叉着腰审问着有点目瞪口呆的Peter时,他内心的无力感近乎达到了一个顶峰——天啊Scotty,连你的宝贝女儿都看出来了怎么你还毫不知情?!“其实......要我把爸爸让给你也不是不行啦,”似乎是看见Peter一下子垮下去的脸,Cassie有些为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很不情愿的说道:“我有一个超级酷的主意能帮到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小甜心?”“要一直陪在爸爸身边不许离开!”她把整句话都加上了重音好显示自己正占上风,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此哭笑不得的Peter。“好吧,那我保证,”Scott的身影在脑海里出现,让他的脸上布满了连自己也不曾注意过的柔软的神情。平时吊儿郎当的Peter踪迹全无,这次,他郑重地向着小Cassie,或者说向着他的Scott许诺下誓言(即使他现在听不见):“我不会离开他,我发誓永远,永远不会。”“很好,”小姑娘满意地拍拍手,然后调皮地向Peter吐了吐舌头:“其实我曾经撞见过爸爸做噩梦之后倒在地上无助地哭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应该要多些人来帮他分担了......不许告诉Daddy啊,他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呢!”“好好,小公主。”Peter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该告诉我你这个机灵鬼想到什么主意了吧?”

      Scott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在屋子里找到两人:“Cassie?Peter?”他试着叫了几声但没有回应。会去哪了呢......Scott有些着急了起来,决定上天台去看看——或许他们跑到那里玩了?但上面什么也没有啊?

    的确,他们俩就在天台上,不过Scott只猜对了一半。

    当Scott推开了天台虚掩着的门时,一股芳香扑面而来,随后Scott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在了原地。

   原本空旷无一物的天台现在大变模样。一个个花坛整齐的堆满了这个区域,各式各样的花,从时令开放的到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季节的,全都以最亮丽的盛放姿态在花坛中摇曳着。玫瑰、郁金香、蔷薇、鸢尾......香气醉人。而在这一大片密密的花丛中就坐着Scott正在寻找的两个人:小Cassie靠着Peter的肩睡着了,而Peter抬起头给满脸惊异的Scott一个疲惫的微笑,然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小女孩做了枕头,起身向Scott走来。“你们今天......还真是充实啊?”Scott环视着这片花海眯起眼惊叹着。毫无疑问,这些都是“Peter”,都是从Peter神奇的右指尖上出生的,但Peter没有回答他的问题:“Scott,”他的双手按上了Scott的肩,一双碧绿的眸子之中是少见的专注:“这是今天我们忙活了一下午造出来的,为你。”“什么?为什么?”Scott瞪大了眼,受宠若惊地张了张嘴:“你们......你们其实不必这样啊,怎么突然......”

    “Scott,我喜欢你。”话语突然被打断,Scott呆愣地看着Peter从身后拿出了一支花,一支漂亮的紫色风信子——代表着喜悦、爱意、幸福与浓情的风信子。而Peter则站在万花丛中带着一脸惊艳的能迷死人的甜蜜笑容吻了吻他的额头。

      该死的让他心跳加速。

      “我......”Scott咬了咬牙,他其实并没有如Peter想的那样迟钝,自那个一起睡下的晚上之后Scott便已经察觉到了Peter的态度有所不同,而自己也同样的不能再以以前的态度去面对他了......只是Scott他还不敢草率决定——对方是星爵,以宇宙为家,而自己必须呆在地球照顾Cassie,他绝对不希望是因为自己把Peter囚禁在了这么个小地方里。

    但是现在星爵率先向他发出了邀请。答应吗?

    答应吧。

    Peter看着Scott接过了手中的紫色风信子,终于大石落地,正大光明地把面前的人揽了过来吧唧一口,并不忘给Scott身后醒来偷看的Cassie比了个大拇指。

    然后,

   在Cassie陡然僵硬的笑容中,Peter维持着脸上的笑,倒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Scott在床上独自醒来。“Peter?”他触摸到身边空荡荡的冰冷的床,揉了揉眼睛喊了几句却没人回应。奇怪了.....Scott有点生气——他昨天突然晕倒后Dr.Strange就冲了上来并把自己和Cassie赶了出去。所幸后来Peter醒了和博士一同从上面走了下来,但依旧脸色苍白。是个病人了还不让人省心!Scott一边这么生气的想着,一边又感到奇怪:以Peter的体格搬点水泥修个花坛应该还不至于到让他累晕过去的程度......是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吗?不过很快,Scott便在书桌上找到了他要的答案——但他宁愿不去找到它。

    那是一封字迹潦草的信:

Scotty,

    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可能又是一个灾难,而我也背弃了当时对你的小Cassie的诺言(好吧虽然你好像还不知道?)但我必须离开了,与其让你看着我死,不如让我自行了断。

    Dr.Strange昨天在天台上将我救醒后告诉了我我指尖的这朵花的信息。我就是它们的直接养分,它们会一支又一支的生长直至养料耗尽,也就是我死去那天(说死真的好难听,我下面要换个词不许反驳)而且似乎没有直接消除的治疗方法。为了创造那个花园,我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这不怪Cassie!她和我当时都并不知情!)

    如果你看见这里我大概已经乘飞船离开了,这将是一次没有回程的旅行。以及我求了博士帮你把我挂掉的记忆洗掉,不要反抗,忘了这些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真的是个人渣,但是我爱你。

                                                                                                                                  Peter

 

   仿佛是最后一句话提醒原地愣住的他现在应该要生气了,Scott才回过神来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是的,你他妈的就是个人渣……”他一把撕碎了信纸,转头又看见了床头摆着的已经有些干枯的风信子——Scott在恍惚间依稀记起来,除了风信子普遍代表的那些美好意义之外,紫色的风信子,还单独的代表着悲伤。

 

 

    Peter把飞船调控到自动模式,关上船内的照明灯躺在椅子上望着深邃黑暗的宇宙渐渐吞噬自己——Scott现在在干什么?他起床了吗?看见了我的信没有?还是说没看见然后直接去做早餐了?但总有一天他会看见的。

    并且毫无疑问的会恨透自己。

    Peter看见反光的驾驶窗上反射出自己苦涩的笑容。算了,反正这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了,他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充其量算得上是一个太空垃圾。只不过现在他打算一直开着这架飞船飞向死亡,并在死前做伟大的Star-Lord的最后一次太空航行,最后一次看看他的家,他的宇宙,对她说一声永别的再见。

    如镜子一般的驾驶窗又反射出了Scott的影子,什么啊,自己怎么还放不下?Peter恼怒地锤了一下座椅,骂骂咧咧地闭上了眼打算眼不见心不烦。

    ......

    “喂,混蛋,”Scott冷冷地开口道:“丢下我一个人跑路还不想见我?把眼睛睁开!”

    ??!!

    “SCOTT!”Peter瞬间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大叫道,扑上前去捏住了Scott的脸——真真切切的触感!“你怎么会上来?!”Peter左右揉着Scott变形的脸,真的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对他生气:“你不是应该......”“应该已经洗脑完成?是啊,我现在还他妈的挺想忘了你这个狗屎混蛋的。”不管Peter有没有生气但Scott是真的生气了,就连平时为了女儿而十分注意的违禁词都一个接一个的爆了出来。他他上前一步,以一个压过了10厘米身高差的气势揪起了Peter的领子吼道:“别动,先搞定这个!”

    一股温热感点上了Peter的脖子,他乖乖地任气得脸发青的Scott在他的脖子上画出了一个奇怪个图案,直到Scott完全收手后才敢再次怂逼逼地出声:“Scotty...这是什么?”“能救你命的东西。”Scott做完这一切后似乎才总算松了口气,脸色也稍有缓和:“生命连接的法术,我找博士要到的,然后他把我送到了这里。”“生命......什么?”“它将我们的生命连接了起来,”Scott说着拉开了他的领子,在他的脖子一侧也有一个小小的复杂的花纹图案,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和自己脖子上的那个是相同的:“这样那些花吸收的就不只是你的养分了,也包括我的。”“什么????!!!!”“冷静,听我说完行吗!”Scott气呼呼地锤了惨叫着打断了他的Peter一拳:“花能吸收的养分是有限的,也就是说加上我这份之后,消耗量就能下降到非致命的程度,现在懂了吗?!”“......懂了。”Peter这才放下心来,然后立马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盯着怒气又有所回升的Scott——因为他如果不这么做,那么接下来Scott绝对会继续气到就地解决掉他。

    不得不说不愧是星爵,撩人哄人这一点上姜还是老的辣。Scott只是恶狠狠地瞪着这个比他高半个头的“小可怜”,最后,还是认输一般无奈地捂上脸长叹了一口气:“自己说吧,怎么罚?”哦好嘞!警报解除!眨眼间,Peter快哭出来的可怜表情立刻就烟消云散了,没心没肺的欠揍笑容又重新出现,他就像是一只智障的讨好主人的大狗狗一样蹭了过去死死地一把抱住了反抗未果的Scott——这人不是还没恢复吗怎么力气还这么大??!!“我这不把我有限的生命全都赔你这儿了还要怎么罚啊~”“下去!你给我下去!”

 

 

    “说真的Scotty,这朵花要一直长这里了吗很难受啊......”

    “你他妈刚刚死里逃生就给我安静如鸡好吧?!”

    “反正我们时间还多着,可以慢慢找。”

 

 

 

 

END

 

 

 

 

 

 

 

最后说几句:

这个长花的梗不是我原创的,其实这篇东西的大部分情节与设定都来自于不带剑的《深夜将至,别吃罐头》一书中《植物》这一短篇,我被这篇感动到了(;w;)这本书里面都是一些或惊悚或暖心或又惊悚又暖心x的小短篇,作者的文字超有吸引力!打call!推爆!

写完这篇我也该高三闭关了啊;w;

给个心心手手和评论再走嘛(可怜兮兮x)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