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的智障文章

就是来凑个热闹剧情根本没过脑子x

ooc肯定有,文笔垃圾肯定有

就原谅一下一个作业还没开始的懒癌晚期患者吧你看我都给你们码文了嘤



可以了就来吧!






    神荼睡醒了,看了看正在挥舞着自己厮杀敌军的将军,稍微评估了他的几个动作之后仍是有点失望地放弃了——果然这家伙依旧做得完美。神荼打了个哈欠,意识又模糊起来:还是去睡吧,来了个正经习武的当主人省事是省事了,但是自己的存在也似乎变得毫无意义了啊。

    不过当主人的大概不会知道自己手上的这把乌黑的戟会嫌弃自己武功太高深了吧……

    嗯,神荼就是那把戟。自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不知道,但这也不重要。比起来源之谜让他更苦恼的是,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看得见他或者是听见他,这让神荼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他的前几个主人都是些新兵,挥戟的动作错漏百出。作为一个与戟同生的灵体,神荼常常在他们训练时帮忙微调戟身,纠正着他们的动作。挺好的,神荼不会嫌弃他们,甚至对他们的错误有所感激,这让他能微弱的感知到自己。直到他被换到了这个将军手上——一个武艺极高的人,于是他就把神荼最后一点存在的意义也夺走了。

    虽说他生来就是性子冷静沉稳不会大喜大悲,但终归还是对此感到失落。那没事干了干什么呢?睡觉。换主人之后,神荼经常是会休眠,有时一睡就是好几天。睡醒了,就听听旁边的小士兵们在唠叨些什么消息:当今皇帝暴戾好战啊,还把位高权重身为一族之长的他逼上了战场帮他侵略别国啦、将军虽然不乐意但竟然仍是靠着一队训练有素的戟兵没有输过一场战争啦、戟无人可敌的名声已经越来越响了啊还已经被称为兵器之王了啦……听完了其实也与自己无关,然后又去睡了。大概哪天,自己就会突然消失了吧。他这么和自己说道。

    看来这场战争也是毫无悬念啊……等等!

    眯起的眼睛陡然睁大:本来被打的七零八落的对国士兵们似乎并没有慌乱,前排的普通步兵开始向两边散开,藏后面一队怪异的人马慢慢浮现在眼前。将军也是意识到了什么,下令让冲在前头的戟兵们先停下,面色少见的严峻了起来。

    乍一看下对面只是一队装配了长刀的步兵,如果忽略他们另一只手上的诡异武器的话——那把东西很难形容,是铁质的,形状看起来像一把弓却没有弦,上下两端弯出的钩状结构没有开刃——不可能是用来攻击的,也不可能是用来当盾使的……将军的眉头越皱越紧,但只得再次下令让戟兵前进,他必须接触上了才能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上吧,”对面领头的青年长相清秀,不像是个能上战场的,他挥着手中的刀招呼着身后的士兵,脸上的笑容张扬得耀眼:“让他们尝尝钩镶的厉害!”杀声四起。

    败了。

    竟然败了!

    虽说几天后将军还是以人数优势攻下了这座城池,但第一场的失败仍然让很多的人都为之震撼。那个青年口中的钩镶,这把造型诡异的奇门兵器,竟然成功的阻截了戟这么久以来的不败神话!神荼对此也是难得的十分惊讶,但更让他注意且头疼的,是对面领头手上的钩镶——他现在正在喋喋不休地设法让神荼开口……将军把对面的领头俘虏了,他的钩镶也被丢到了神荼旁边,在神荼惊异的目光下,一个年轻的男生慢慢浮现在他的眼前,一脸的兴奋:“天啦,找到同类了啊!”

    同类?!

    “你好,我叫安岩!”对方笑嘻嘻地伸出一只手:“你呢?”“……神荼。”“神荼?好奇怪的名字……诶呀不管啦……”他的眼睛仍然高兴地眯着,拉着根本不想说话的神荼就开始吧啦个不停。从他是怎么来的到他老大(那个青年)有多厉害(全是垃圾赞美词)——大概也是个闷坏了的吧……

    好烦,神荼其实也无数次想过能有一个人聊聊天,但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他大叹了口气,自认为满脸不悦地坐在对面听着,却又渐渐的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对方的唠叨。

    我还在听他说话,我是存在的。

    好吧,也许没关系?神荼这么想着,脸色也就松了不少:沉寂了那么久终于热闹了些……也好?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俘虏也是不能虐待的!”将军满脸黑线地看着面前大呼小叫的还装模作样地捂起胸的青年,喊声引得不少士兵好奇的偷偷看向了这边,他一直以来的冷漠神情竟是有点崩了起来……神荼也是满脸黑线,因为刚才他旁边的安岩还很认真地向那边喊着:“吴老大上去干他啊不要怂!”

    这都啥跟啥……?

    “二货……”“你说谁呢!”果然,神荼毫不意外的看着安岩又转头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故意狰狞起来的面容一点也不可怕。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呢……神荼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手里拎着的怪叫着要打他的家伙。

    “你想知道更多钩镶的细节?”青年双手环胸:“可以是可以,不过……”他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突然就冲到了钩镶旁边拿起指着赶来的将军:“用你的戟和我打一场,赢了就告诉你。”

    这……用一个专门针对戟设计的兵器来和他打,神荼的脸有点抽:“你的主人这么不要脸的吗……”“什么啊,能赢不就行了?”安岩挣扎无果,气呼呼地坐在他身边:“你家主人武力那么高,放个水应该的。”

    好吧打扰了他们就是一个德行。神荼无力捂脸。

    青年也是有所练武的人,加上使用钩镶十分得心应手,两人倒还是打得挺激烈的。不过最后终究是将军要技高一筹,避开了钩镶的刁难操纵着戟尖穿出直指向了青年的咽喉。“我赢了。”将军收回戟,淡淡地宣布着这在他看来并不意外的结局。“……”神荼努力揪住拼命想回到钩镶里帮忙作弊的安岩,心中的无力感愈发深重。

    求你别赖皮了……

    “好吧,谢谢,没想到还是你赢了。”将军把青年从地上拉了起来。“说吧。”“不行,”青年撇撇嘴,一张口就语出惊人:“我要回去休息了。”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笑着挥挥手然后真就转身向营帐走去了,这一出出尔反尔看得在场的人全都是一愣。“怎么,我没说清楚吗?”青年回头看了看全体呆在原地的众人,满脸嘲讽:“赢了就告诉你,是啊没错啊,我赢了就告诉你。”

    “……”

    “……”

    “……”

    “哈哈哈哈哈老大你太棒了哈哈哈……”

    最后一个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安岩叫的。



    皇帝急于扩张领土,将军的元宵节又是在军营里度过的。

    “你怎么不回去?”身边突然多了一个温度,将军向旁边一看,果然青年端着两碗汤圆坐到了他的身边,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毫无作为一个战俘的自觉,当然将军也没怎么管他。青年吸溜着带了一颗汤圆进嘴里嚼着,另一碗递到了将军面前:“芝麻馅儿,你嫌弃也没的换了,花生馅儿是我的。”事实上,将军讨厌甜食,但终于还是犹豫着接了过来:“谢谢。”他也放了一颗进嘴里,一点点慢慢地嚼着,直至芝麻带着点苦味的香气弥漫在了整个口腔之中:“皇上急着要战果,命令我们明天就去突袭下一座城。”“这么不厚道?”青年摇摇头又丢了两颗咬着:“你们的国君还真是丧尽天良啊。”

    将军低了低头,没有反驳。

    “所以说,”青年神速的解决了自己的那碗汤圆,正慢慢地喝着面汤解腻。他捅了捅旁边一言不发的将军:“你也是不想帮着皇上的对吧,你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人。”“……”当然,那是当然!随外界传闻族长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冰冰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冷漠了些,但不是冷酷。皇帝的精锐控制着自己的族人,族长的职责要求他只能任凭皇帝差遣。士兵们只看见他冷着脸攻占下一座又一座城池,却看不见他费尽心思避开军队里皇上的探子让心腹去给受战争迫害的别国百姓送去一点粮食,看不见他在得知皇帝又以族人为要挟给他寄来的信时他握到指甲都嵌入了肉里的拳头,他们都看不见……

    不过好像现在有人看见了。

    “诶,来,你的元宵礼物。”青年叹气道,甩给将军几张薄纸。将军错愕地接住,竟然是他一直都不肯开口的有关钩镶的资料。从制作到使用全都被整整齐齐详细地写在上面。“也许现在这东西对你攻打下一座城池是没什么用处,但是,”青年眨眨眼:“你要是想打回去的话,对付皇帝的戟兵可是大有作用。”“你在劝我反叛?”将军挑眉:“为什么要听你的?”“切,”青年笑的一脸理所当然,他伸了个懒腰,缓缓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因为我知道你的心思,你的处境。你会信我的。”

    “吴家的小道消息可灵了,我无所不知。”

    “当然,包括你喜欢我这件事。”

    将军吻了过去,青年笑得狡猾,没有拒绝。



    “神荼啊,像我这样的钩镶都已经出现了,你们戟就赶紧去改一下吧像改成矛啊戈啊都不错啊。”

    神荼又被安岩烦了一整天了。

    “真的不了解一下?矛?戈?”

    钩镶这东西是那个青年自己一人创造出来的,但很明显在它能名扬出去之前他的创造者就已经被将军俘虏了,信息是不可能传出去的,钩镶也就不可能再出现在第二个地方。这种明眼人都看得出的东西神荼怎又会看不出?而安岩,神荼相信他也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况且同为兵器生出的灵体,安岩也应该清楚这兵器的每一部分都相当于他们的身体,身体缺了一部分那么人就非残即死,兵器灵体也同样如此。

    那为什么他还在装傻拼命劝自己赶紧改造?

    “你到底想怎样!”

    终于忍不住黑了脸的神荼把他逼到了角落,锐利的凤眼中射出的目光直直地扎向了有点不知所措的安岩。安岩在心中无奈哀叹:果然还是察觉了啊……“好吧,其实……”他脸上嬉皮笑脸的神情终于是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令神荼讶异的带上了哀求的焦急:“不要上战场了好吗……从此……好吧至少明天,算我求你。”“为什么?”“因为,”安岩咬咬牙,眼中的着急不改:“一把兵器要是产生了灵体还用于杀戮的话,那灵体就会渐渐被血腥侵染,直到失去理智发狂,不断引导使用者去杀人。”“而你,”安岩小心翼翼地瞄了神荼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我能看得出,你的极限快要到了。”

    “……为什么不直接说?”神荼无语,这种事直说就好了啊,怎么搞得好像说了就要吃了他似的……他揉了揉对方柔软的褐发安慰还在微微发抖的人:“我尽量。”“咦……”安岩有点难以置信地抬起头:“你答应了?”“是……”这家伙肯定是又不知道想到哪去了:“你想什么了?”

    “呃……”安岩又把头低了下去,脸大概是红了:“你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存在好像没有意义……所以……如果我直接劝你退出战场,那也就是把你最后一点可用之处给剥夺了,但是你的确是不能再坚持下去了。”安岩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然而还有一种方法可以延缓被血腥侵染,就是削去兵器的一部分。部分的血腥气也会随之去除。虽然这有点危险,但这是我能想到的既让你不要这么快被侵蚀又能保持着存在意义的最好方法了。”

    “当然你放心啊,以我老大的技术最多就是少点记忆而已,不会伤到你的。”

    神荼哑然,最后只是一把把安岩拉过来个了他一个拥抱,憋出两个字:“二货……”

    你就是我存在的最好证明啊。



    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效忠于皇帝的张家族长会突然倒戈,虽然张家伤亡惨重,不过灭掉那个暴君还是很大快人心的。

    

    太子登基,正想为将军封赏时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同时失踪的还有整个族。

    

    一处环境优美的偏远山谷已经有了人类生活的痕迹。


    傍晚,一座山的山顶上,两个人影正依偎着看着夕阳。

    山谷中村落的一间竹屋里,摆着一把钩镶和一把戟。


    若是有缘,你还可以看见一个褐发的青年在和旁边的黑发青年絮絮叨叨些有的没的,黑发青年只是听着,然后浅笑着揉了揉对方的头。

    



END


520啊啊啊大家来亲亲(^3^)mua

评论 ( 11 )
热度 ( 114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