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pping Blood(同人翻译)

1983
十分厚重的死寂,甚至可以被一刀切断。Fazbear's家庭餐厅里,是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血飞溅在地板上,一个小男孩的头正卡在Fredbear的嘴里。Spring Bonnie和Fredear的电源已经被关掉了。此时,一切都如同慢镜头一般。家长们在努力让孩子们远离这血腥的场面,值班经理(Jeffrey)正在通知警察。
小男孩是被他的哥哥和哥哥的朋友们(Abby,Laurence, and Mari)推进去的。
那个男孩名叫Steven,是那一天的小寿星。他极其讨厌这个餐厅,经常被动物玩偶吓到。唯一不会吓到他的只有他的那些珍贵的毛绒玩具,包括那个他一直带着的Fredbear的毛绒玩具。他的哥哥Jason,吓呆在那里,直到保安Nathan让他离开急诊室。Jason感觉像是在一场电影里一样,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在做了口供之后,Jason的朋友急忙离开了餐厅。
六天之后,Steven的心脏停止了跳动。Jason的母亲Harriet,和他的继父Fritz Chester Smith,都为此陷入了心碎的悲伤。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小儿子,才使得Jason能带他去Fazbear's餐厅。但是他们不知道Jason要对Steven这样做什么,否则,他们能立刻阻止他。Fritz在那天晩上,发誓他会对Jason和他的朋友们进行复仇……
————————present(现在)——————————
Michael "Mike"David Schmidt正发牢骚,搓揉着他的蓝色眼睛,烦躁地把手揉进自己的棕色短发里,摸了摸前额的那条长疤痕。他稍微松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感觉自己十分颓废。现在他25岁,正整天地找着工作。他仍穿着那件蓝色衬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背心。蓝色的正装长裤,一条红色领带,白袜黑鞋。Mike刚从他在Gaming Animation的大学毕业,没有人想在他的专业上雇用他,至少在家附近的没有。他只能住在他爸爸家中。在Mike生活在爸爸家时,爸爸对他很冷漠,Mike想离开这里。因为爸爸在他6岁时就和妈妈离婚了。他打算自己寻找工作,找找有什么他能做的。他需要以某种方式能自己付起账单,或者也许是找个方法离开爸爸。有一些工作听起来Mike还不够资格去做,或是他们已经招满了人。Mike继续看过去,那是另一条招聘广告……

评论 ( 1 )
热度 ( 5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