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ipping Blood (同人翻译)3

 这是美好而神奇的一天,至少Mike是这么认为的。他玩的很开心,主要是因为他是今天这儿的小寿星。Freddy,Bonnie,和Chica正在给所有的孩子们唱歌。孩子们认真地听着,对着动物玩偶们欢笑着。Foxy大概是下一个出场的,来完成他做海盗的那部分演出。Mike看见了几个孩子,他们三个正站在Mike的前方:是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那两个女孩都有金色的头发,但在左边的女孩头发上有很漂亮的卷曲。另一个女孩有着浅褐色的眼睛,男孩是黑发。Mike走向他们并打招呼:“Hi!”

    “Hi!”那个淡褐色眼的女孩微笑着回答道。

    “Hello!”那个金色卷发的女孩说。

    “Hey!”男孩边回答边看向Mike头上的帽子:“你是这里的生日男孩?”

    “是我!”Mike满是高兴地回答:“我想去看Foxy!”

    “他是很酷但我更喜欢Freddy。”金卷发女孩说。

    “我喜欢Bunny!”淡褐色眼睛的女孩加上一句。

    “他的名字是Bonnie,”那个男孩叹着气纠正道:“我喜欢Balloon Boy,但是妈妈说他不在这。”

    “我是Mike,”Mike问候道:“你们是......?”

    “我是Maya。”金色卷发的女孩说

    “我是Izzy。”淡褐色眼睛的女孩说。

    “我是Jeremy.”男孩说。

    孩子们不知道的是,动物玩偶们正在仔细地监视着孩子们,并盯着大人们。Josph“Joe”McHaels,Izzy的爸爸,在远处颤抖的看着这一切。他在三十岁左右,有淡金色的短发,淡褐色的眼睛,右手手腕上带着一个银色的手表。穿着一件蓝色短袖T恤,蓝色斜纹的粗布牛仔裤,白袜白帆布鞋。他在Izzy还没出生时就和妻子离婚了,并在Izzy两岁时获得了她的抚养权。妻子Ester在判决书下来前就离开去了墨西哥,把抚养权给了Joe。Mike的爸爸走上前,他正看见她的儿子和Joe的女儿在一起玩。Joe看向他而他也看向了Joe(1)。Mike和他的爸爸长得很像,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们的父子关系。

    “看起来我们的孩子们很合得来啊。”Mike的爸爸评论道。

    Joe同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那个淡褐色眼睛的女孩是我家的Izzy。”

    Mike的爸爸微笑着回答:“我的是今天的小寿星,Mike,他今天五岁了。”

    Joe也笑了并回应道:“挺好的,我有个朋友,Bill Alana,是这的厨师,我们从高中就认识了。”

    Mike的爸爸轻声笑着说:“我的儿子很喜欢Foxy,那是他最喜欢的动物玩偶。”

   “我的也是。”Joe说,也轻声(嘲)笑着自己。(不是Bonnie吗O-O喵喵喵???)

   然而Mike的爸爸似乎没有意识到Joe的不正常。“我是Sal。”他介绍道,并伸出了右手。“我是Joe。”Joe介绍着,与Sal握手。

   Maya的父母(Nicholas和Mira)以及Jeremy的父母(Terrance和Janette)以及Jeremy的妹妹Connie也加入了Sal和Joe的谈话中。大人们如同孩子一样,很快成为了朋友。Connie,那个三岁的小女孩,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她有着棕色长发和蔚蓝色的大眼睛。穿着一条粉色的公主裙,带着一个王冠头饰,脚上有一双粉色的鞋子。(她总是穿得像电影Tangle中的长发公主或冰雪奇缘中的Queen Elsa,有时也取决于她的心情。)Joe放松下来,大笑着,与其他人聊得很开心,没有察觉到将要来临的危险。

   Fritz也在现场,在暗处看着那些动物玩偶们。他穿着全紫的衣服,并有一些紫色纹身在身上。没有人看见他,没有人,除了Foxy。Foxy向紫衣人低声咆哮着,他在很多年前就认识他。Fritz发现了Foxy,但决定忽略他,继续把他刚得到的受害者藏进要送去Brentwood路的玩偶套中。Foxy咆哮着冲向紫衣人,Fritz迅速跑进了主厅,动物玩偶们都停止了玩耍,看着紫衣人。

   Fritz仍然在努力逃离Foxy的追击,他在Mike面前停了下来。Mike抬头,看见了这个奇怪的男人。在后面的Foxy迅速扑向Fritz,但他很快移开躲过了Foxy。不幸的是,站在原地的Mike没有意识到Foxy为什么向他径直冲来,直到一切都太迟了。Foxy咬到了他的头,周围的人们大声惊呼着,时间仿佛在此时慢了下来。一片混乱中,Fritz从后门溜走了,同样,没有人看见他。

   Mike在完全康复之前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星期,几乎有整一个月。他的前额叶被损坏了,不过还好不会对他未来的生活造成太大的问题......好吧其实还是有影响的,这件事使得他不断地做噩梦这些噩梦总是关于动物玩偶们在他家中来攻击他,而他不得不只靠一个手电筒来试着活过那个夜晚。Mike进行过几次治疗,尝试着摆脱那些不断出现的噩梦,但它没有任何的好转或恶化。

   虽然这让他被迫在家休养了一年,他仍与Maya,Izz和Jeremy保持着十分美好的友谊。他们总会或多或少地陪在Mike身边。即使当Jeremy在Brentwood路上的Freddy餐厅找了一份工作,并也开始做噩梦时,他也仍会去与Mike共处谈心。在大学时,Maya就成了Mike的女朋友。

---------现在---------------------------------------------------

   Mike再拿起电话,弱弱地说道:“我等一会再打给你,Izzy。”然后他挂断了电话,抬头看向Maya:“什么......?”

   Maya压低嗓音厉声道:“你那该死的脑子是是坚果吗?你是疯了所以想去那种地方工作是吧?”

   Mike指出:“Mr.McHaels也在那工作过。”

   Maya还是很生气地问道:“哦是吗?那如果他从桥上跳了下去,你也会跟着做吗!”

   Mike无辜地眨了眨眼,回答道:“我知道这有点夸张,你是对的。但我需要能自己支付起账单,存钱以用于搬出我爸的房子,并弄明白Mr.McHaels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Maya看起来冷静了一点,说:“我知道你很担心他,我们都是,但不管你去不去Freddy餐厅工作,我们都能找到他的。”

   但Mike坚定地答道:“对不起Maya,但我不能不去。我必须得到这份工作。”

   Maya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她知道Mike一旦下了决心,就没有什么能改变他。

  “好吧,只是你要向我保证会离Foxy远点。”

  “亲爱的,谢谢。”Mike笑道,手指交叉在背后,祈祷上天能给他一点好运。

   第二天,Mike穿着他那件蓝色的西装衬衣,正在经理办公室门口等着,看着孩子们欢笑着玩耍。主乐队正在演奏《海盗湾》。这使他想起了Foxy。

  “Foxy,”Mike伤心地想:“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你要咬我......”

  “Michael Schmidt?”一位年长的女士喊道,Mike抬头看向她。她把她淡红色与灰色相杂的头发梳成了一个整齐的发髻,有着棕色的眼睛,穿着白色的女式衬衫,一条铅灰色的薄裙,白色长袜以及白鞋。她叫Lillian,Mike在刚才已经认识了她。

  “Mr.Alana在等你。”

  “谢谢。”Mike回应道。从长椅上站起身,走进了经理办公室。





hahahahaha终于打完啦(摊地上)

其实也没打多少:(

因为快要期末考就很少有时间上来了(悲伤)

(哭唧唧)

(要抱抱)

评论 ( 1 )
热度 ( 1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