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ter location

    (一)

  “欢迎来到你第一天的一颗赛艇的工作,我是你的电子引导员,你可以叫我巧手小单(???)”

     Will自动忽略那个听起来很尴尬的名字,开始环顾着这个电梯的内部。电梯里的空间很大,头顶上方唯一的光源很不合理的安装在了排气扇上方。光线随着扇叶的转动一明一暗。这是一家电动机械玩偶的地下仓库,没有人留意到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这个仓库平时也就把机械玩偶出租出去用于派对等活动。但随着它的出现,这个地区的儿童失踪案突然多了起来。根据一些零星的线索,警员们拿到了对这个仓库的搜查令,然而结果是什么也没找到。

    “不管你是从海报上,报纸上看见的招聘广告,还是因为打赌输了而来工作,我们都欢迎你。”

     不久之后,这个仓库的所有者William Afton也失踪了。他失踪之后,儿童失踪案的数量很快就少了下来,这也使人们更加确信William就是元凶。但碍于线索太少,警局也不好下定论,案子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用这个面板输入你想要的工作名,这个名字在以后的工作中是不能随意改变的,所以请谨慎考虑。”

      一个浅黄色的带着一双可笑的卡通眼睛的小屏幕从旁边弹出,上边显示着一个键盘。但让Will无从下手的是,面板的屏幕似乎有问题,画面如同老式电视信号不好时一样不停地左右或上下闪动,根本没办法确定地按到哪个字母。在连续错过了几个字母后,Will最后自暴自弃地乱按一通。

     一个星期后,又有人报告说看见了失踪的William出现了,但他的行为变得有点怪异。失踪前的William是一个阴郁,沉默寡言的人。但这个重新出现的William却很喜欢与人亲近,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邻居们一开始惊讶于他的改变,也会与他打打招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William的……外貌渐渐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虽然他经常穿着长袖长裤,但人们最终还是发现,他的皮肤慢慢出现污绿色斑块,随之而来的是恶心的臭味。虽然这听起来有点难以至信,但William看起来就像是一具会行走的会说话聊天的正在腐烂的尸体。邻居们也因此不敢再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看起来你的输入面板出了些问题,我明白你要输入什么,请稍等一下我会帮你修正。”Will睁了睁眼,有点惊讶。没想到这里的系统挺智能……“欢迎你,鸡蛋煎饼。”算了当我没说。

     William在他的外貌变得更糟之前又失踪了。不久后,这个仓库就放出了招聘夜间保安的消息。

     而Will就是那个现在站在电梯里哭笑不得的考虑着是不是要把整个系统都报修的新任夜间保安。

     灯光突然熄灭,电梯停了下来。Will按指示打开电梯门。眼前出现了一条走廊,毫无修饰的灰色水泥墙上只有几盏简易的壁灯亮着幽暗的光。让Will惊讶的是,走廊尽头是一堵水泥墙,墙上拉着几条标有“危险”的黄黑色警示带。在这面墙的下方有一个通风口,那里似乎是唯一能继续前进的地方了。暂且不说警示带,单是这个地方为什么不安置个门就让Will不是很明白,也许是地下仓库的缘故?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Will带着实体化的嫌弃弯下腰爬进了通风管道。

     他是来解决这个案子的。

     前不久警局宣布将要裁员,Will深知自己很可能是其中的一员。虽然自己有常人不可及的共情能力,但在最近几次案件中他的不稳定心理被很大的调动了起来,给警局添了不少的麻烦。会伤人的刀终归是会被扔掉的,他相信警局从这几次发作中已经下了裁掉他的心。但他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因为他想不到自己要是失业后还能有哪会接纳他这个孤僻的,脑子不正常的怪物。所以他需要去向警局证明自己还尚有作用,而这个案子则是警局给他的证明机会。

     扔给他一个这样离奇古怪的未结案件,看来警局要他走是八九不离十的事了。

     Will叹了一口气,他想起当时,Alana和Hannibal都对此表示了关切,并都询问了是否需要她(他)的陪同。Will仔细考虑了一下婉言谢绝了Alana,果断地拒绝了Hannibal。他虽然很想要个搭档一起去,不过他不是很想麻烦一个女生,更不想让Hannibal麻烦他。

     警局的人们对Will的评价基本上都是“不了解”“不是很清楚他”,这是Will很满意的。模糊不清让他有安全感。人们总会对未知保持一定距离,越明了,越容易被伤害。这也是为什么他对Hannibal有一种十分自然的反感——Hannibal看得太清楚了,而他本人对于Will来说如山谷清晨的浓雾。“敌”在暗己在明,Hannibal日常的微笑和接近在Will看来虚伪无比。这让Will感到被动与警惕。让他待在Hannibal身边,只要他还有意识,他就绝对放松不下来。

     仔细想想,Alana不行,Hannibal(绝对)不行,那两个活宝法医想都不用想就可以排除在外......Will有点崩溃的发现或许自己一开始就不需要考虑搭档这件事,根本不存在的。

     通风管道不算长,Will很快就爬到了尽头。他站直身子,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有点像水族馆的小圆形房间里,左右各一面巨大的玻璃观察窗,观察窗前各有一个控制面板。两面窗下,以及正前方的墙面下方,都各有一个通风口。

     又是通风口......

     “作为夜间保安,你的工作就是每天晚上来到这里确保机械玩偶们状态正常,足够应付第二天的表演。”引导员的声音在不大的空间离回荡着,气氛略显诡异:“你现在的位置是主控制区,其实就是两个前表演房之间的一个狭窄区域。现在我们来熟悉一下工作吧,请看向左边的房间,这里是Ballora的派对室和舞蹈房,她的主要作用是帮助孩子们更快的融入环境并享受pizza。打开灯,看看Ballora在不在舞台上。”控制面板上的照明键亮了起来,按下,一束暗淡的白光打在窗后靠右的舞台上,空无一物。Will惊讶地皱起眉——第一天上班就有玩偶丢失?

     放开按键,引导员不紧不慢地发出下一条指令:“看来Ballora不是很想跳舞呢,不如我们给她一点动力吧。请按下下面一个按键来释放一次电击,也许这能让她的弹簧回到正常工作状态。”

     “......”虽然知道是机器人,但这个语气怎么就越听越奇怪?引导员用的是“she”而不是“it”,还把机器人描述得很拟人化,Will还真的感觉等会儿要电的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是设置者的恶趣味吗......以及用电击恢复弹簧又是什么操作?Will顿一下,他感觉胃有点不舒服,不过还是按指令按下了那个亮着红光的小按键。

      很大的一声“嗞啦”声,从窗子还可以看到里面迸出的惨白的电光,rangWill下意识地咬了一下牙——听起来很疼的样子。

      不我在担心什么!她只是一个机器!Will烦躁地闭上眼揉了揉眼角,看来今天脑子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让我们在开灯看看她吧。”

      刚才还空荡荡的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声影,旁边还有几个小的。大的那个是一具紫色的人形机器人,从外观上看是一个芭蕾舞女,在台上旋转着跳着舞,旁边几个是穿着小舞裙的伴舞机器人。她们都很漂亮,要是出现在派对上一定是很受小孩子欢迎的。但现在Will感觉到的 ,更多是一种莫名的恐惧。也许引导员说得对,的确要用“she”描述......

      又想多了!Will干脆自己给自己的脑子来了一拳。放开按键,看着一片漆黑的窗后,Will那自己不想承认的不安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还没等他喘口气,引导员又发话了:“    干得好!现在,请看向你右边的房间。这里是欢乐一刻礼堂,fun-time Foxy会在这鼓励孩子们玩耍,分享。开灯,看看fun-time Foxy在干什么吧。”

      Will打开灯,Foxy同样不在舞台上:“看起来fun-time Foxy在偷懒呢,让我们用电击激励一下她吧。”Will还是不习惯引导员的说话画风:“真是奇怪......”他自言自语道,快速按下了电击键,然后打开灯,Foxy却仍没有出现。“让我们在尝试一次电击。”Will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感觉自己就是在引导员的指示下把这些机械玩偶们一个一个的惹毛。他又按下一次电击,一阵肉疼的响声后,他打开灯,引导员所说的fun-time Foxy终于出现在舞台上。这是一具深粉色的狐形机器人,在舞台上招手,左右走动。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什么,但隔着玻璃Will也听不清,大概是什么欢迎语之类的。Will就这样盯了她一会,他对Foxy也有和Ballora那里一样的感觉,这让他谜一般的一不开视线。他的感知告诉他这些机械绝对不简单,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Will最后还是决定去看下一个任务,但在他的手松开按键的那一刻,Foxy突然转向了他这边。在一切重归黑暗之前的一瞬间,她冰冷的琥珀色机械假眼对上了will准备收回的视线。“!!!”Will被惊得一颤,僵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已经黑完了的观察窗后。

      人和人眼光对上时是可以感觉得到的,但放在这里就很诡异了。

      她刚刚......看了我一眼......

      那个眼神还充斥着不甘,愤怒和......贪婪?!Will还想找借口给自己一个理由,但他这次无法说服他的身体去相信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这该死的共情能力让这个眼神所显露的情绪更加明显。Will一直呆在观察窗前,脑内还在苦苦挣扎,直到引导员开腔把他拉回了现实:“看来你适应的很快,”引导员用一个很假的上扬音调说出这句赞赏:“现在通过你前面的这个通风口,前往戏团走廊控制区。”“啪。”前面的通风口打开了,Will抹了一把脸,决定先忘记那个眼神——继续工作最重要。

      爬出管道,又是一个控制室。前方有一个稍大一点的控制台,最显眼的还是光照和电击这两个按键。控制台后面还是一大扇玻璃观察窗。这个控制室里还放着一些小机械玩偶,不过应该只是装饰。“这个玻璃墙的对面即是Circus Baby礼堂区。让我们打开灯看看Baby在干什么。” 打开灯,不出所料,Baby不在,Will开始猜这次他要几次电击才会把引导员所说的Circus Baby电正常。

但事实证明他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 在电击了三次后,Baby仍然没出现。正当Will想着要不要电第四次时,引导员的话又让他意外:“干得好Circus Baby,我就知道你靠得住。Circus Baby已经恢复正常了,请按原路返回,今天的工作结束。” 

      什么?

      Will又很不甘心地按了几下照明键,但依旧是什么也没有。窗后被孤独的白光照着,毫无生气的死寂。Will感觉冷气有点过头了,纠结了一下,Will还是决定回去,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在这毫无意义的耗下去显然不明智。而且这里的气氛从一开始就不太正常,Will也不想久留,想好后果断钻进通过风口离开。

     “咚,咚,哐当!”身后的撞击声让在通风管里的Will停了下来,但他停下来后声音也停了下来。是自己怕太快撞到通风管壁了吗?但他自己没有感觉到撞到啊?通风管很窄,Will有些吃力地扭头看向身后——只有关上了的通风口。“......”算了快点离开这儿吧。

      Circus Baby礼堂。

      “该死的,把这个电力设施拆掉!要不是电力调低了就真的没办法控制了!”  

      “你们......又要找新容器了?!”

      “你没有资格说话。”

      “闭嘴,小朋友。”

      “......”

       ”好了闭嘴,“

      漆黑的观察窗后亮起一双蓝眼:“好好看着吧,就和那时候一样,看着我们是如何再次回到人的生活。”

      “用他的身体。” 


以下废话:

a ha这里是新人第一次在这发文,

关于这篇东西我得说点注意的事+_+

我是个不太会写故事的人,所以如你所见,这篇的故事背景是我借用的,FNAF番外,或者说第五部的故事情节。我爱这篇故事爱的深沉,所以请允许我有点鲁莽的把我最喜欢的一对带进去写了这篇东西。可能会有点不太对的上什么的,而且这是我的第一篇带cp的文,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就说吧我也要边学边写啊,真看不下的话就请原谅我然后把鼠标继续向下滑吧╮(╯_╰)╭

其实写出来之后才发现这篇东西挺尴尬的,我发在这里其实看起来不太对,发到FNAF那里更加不对,主要是这东西的故事更突出......大家就当看故事吧??-_-#不过放心还是有拔杯专场的(看天)如果你有那么一点感觉我是在卖FNAF的安利的话那你就对了给我进坑去

Will在这是正式警员,Hannibal和(只出现过一次的)Alana才是临时工《—(???)

这篇东西还清到不能再清了,肉是没有的放心(???)不过亲亲抱抱还是有的啦(强颜欢笑)

老汉利用吊桥效应追茶杯(嗯)

其实一开始这东西是点梗让基友写的,但事实上她对这个题材不感兴趣,而且已经文转画了(伤心)所以只有自己干了......


评论
热度 ( 2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