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珠刃(上次的伪中秋贺文)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要起什么题目了(´;ω;`)


本来以为这章写完下章就可以放安份出来,然而我低估了我的拖延症......


好吧......也许下下章??










    安岩的记忆只停留在安家被灭的那天。


    突然间一大批不明身份的人就这样冲进了安家,见人就杀。安岩拒绝了族人的护送,十分冒险地将自己尚未完全掌握的郁垒之力开放至最大,为族人争取逃离的时间。然而结果就是,自己因力量过大灵魂受损严重而昏迷。


    郁垒之力的负荷可不是闹着玩的,安岩本以为自己会死。但神奇的是,现在他却突然以一个灵魂体的身份附在一把刀上醒了过来。


    为什么自己是灵魂体?身体去哪了?为什么会附在这把刀上?这些安岩都不得而知了。不过比起去深究自己在这的原因,安岩更感兴趣的是这把刀的主人。一个男舞妓?!安岩虽然不是专业的,但也看得出来这把刀可不应该是一个舞妓能拥有得起的东西。更何况这把滚珠刀还不是一把普通的刀,因为刀的材质特殊并配合着月光,这把刀还会产生温养灵魂的奇特作用,安岩也正是靠着这个恢复过来的。


    所以,一个带着一把属于神器级别的刀的男舞妓?这怎么看都很可疑吧!安岩也不是没有怀疑过眼前这个人的身份,比如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线的高人?或者一个叛逆出族们的大族子弟?说不准是他把自己放进了这把刀里?要想知道真相,安岩就必须先能从刀里出去。但自己的灵魂还是很虚弱,若是强行脱出刀的保护,灵魂很快就会·有消散的迹象,他只能待在刀里继续养身子。于是就这样老老实实在刀里又待了两三个月,正当安岩以为自己会就这样闷死在刀里时,中秋充沛的月光让他终于达到了能出刀的灵魂强度。这下可把安岩高兴坏了,虽然还是不能再刀外停留太久,但至少可以出来溜个一两圈儿了!可喜可贺!


    事实证明,“乐极生悲”真的是古人一句及其精辟的真理。


    比如这样:


    “刀?”神荼剑眉微皱,转头看向还安静躺在桌上的滚珠刀:“刀灵?”“诶是的是的~”安岩笑的一脸装逼——刀灵是灵体,要把它和附在刀上的灵魂体区分开来,即使是一个专业的也不敢完全肯定的做到只要自己能混过去,自己的安全也就有了暂时的保障。毕竟蕴育出了刀灵的刀极其稀少,出现刀灵,基本上都会被人们好吃好喝的贡着。但对于从刀上突然钻出的不明来历的灵魂体,除了把它灭了难道还有第二个选项吗?安岩的小算盘正打得劈啪作响,却不料对方神色一暗,白皙好看的手一抖,一张符纸就同时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安岩的额上。安岩立刻被生效的符纸缚在了原地,脸上的笑都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直接僵硬在了脸上。


    “说谎。”外加一句冷得掉渣的陈述句。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自己就真的这么好运撞到了一个行家是吗。( ̄僵▽硬 ̄)安岩在心里一边使劲抽自己嘴巴子一边欲哭无泪:谁知道一个舞妓还真看出来了啊?!


    不过这还不是他最想不到的。


    眼前的符纸似乎有点眼熟,等安岩看清了符纸上那与普通符纸有点出入的笔画,终是连尬笑也维持不下去了。


    “你是秦家的?!”


    完了,安家的脸都被你丢到咱亲家那去了。


    虽然自己的形象好像更傻逼了一些,不过这也就说的清了。毕竟自己身上还套着安家的道服,对方能认不出自己是什么人才奇怪。安岩的·表情扭曲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找回控制表情肌的能力。勉强挤出一个狗腿的微笑,正想请求对方能不能先把束缚给解了,却在对上对方愈发冷冽的目光时把话又吓得咽了回去。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这是秦家内家的特质符,你到底是谁?”


     安岩一口老血闷在了肚子里。


    敢情是你没看出我是安家人啊?!我一个安内家破阵小天才和你们秦家人联合出任务那么多次了就你那破符纸我能认不出来吗!!安岩有点抓狂:“兄弟,我这是安家内家的道服你看不出来吗......”“没见过。”


    安岩已经感觉到有一丝温热腥咸的液体在嘴角缓缓流下。我怕不是遇到了一个假秦家人......但这符纸又是千真万确的,秦内家的特殊符连外家都不允许使用,更不要说泄漏到外面了。所以可以基本确认眼前这人是秦家内家的没跑了,但是,怎么就会有秦内家的人连安内家的道服都没见过呢?!


    虽然的确有那么一种可能是可以没见过的。


    秦家和安家都有内家和外家之分。外家鱼龙混杂,而内家才都是血统纯正的精英。秦家人擅长以破坏力爆发性强的灵能直接攻击,而安家人更偏向于用他们可塑性灵活度高的灵能设阵,进行控制和消耗敌人。两家的灵能互补也正是两家联合的原因。自联合后,双方内家都有规定不论是正常任务还是考核试炼,都需要一秦一安两人共同完成。这使得任务和考试都方便简单了很多。不过除了一个特例,即神荼和郁垒。这两种力量的传承者则不需要遵从这一条规定。不过等到两人的力量完全掌握后,这条规定则又将再次对他们生效,两人将硬性绑定为搭档。不过身为继承者,安岩还是十分亲民的喜欢找秦家人一起去完成任务,既方便又可以有装逼的机会。但神荼则从来没有履行过这条规定,在他看来,多出来的那个人只会是累赘,他只要一人足矣。


    安岩当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但秦家灭门是在安家之后,他怎么也不可能相信眼前这个卑微的舞妓就是秦内家那个超级牛逼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独行侠,神荼之力的传承者。


    于是场面就这么陷入了僵持状态。


    其实吧啦,要证明自己是安家人还不容易吗?除了道服外,安岩还有个更加不容置疑的身份证明。


    只是这个证明生的位置不是很好。


    安岩的面部表情又是一阵抽搐——难道真要给他看?!不是吧??!!


    事实上发现安岩是郁垒之力的继承者的过程也是充满了尴尬。那是小时候一次偷懒溜出去玩结果被老师抓了个现行,正揪住衣服要打屁股时就发现了印记。老师也是愣住不知道是要先和安家族长报告还是先和安岩的父母举报安岩又偷懒的好,以及自己这一竹板还要不要打下去......


    虽然后面还是打了。


    眼前的人形冰块见自己迟迟没有下文,脸已经越来越黑。安岩也是着急啊,既然这个人是真看出了自己不是刀灵,那么说明这人的实力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不解释一下说不准他下一秒就又拿出什么东西把自己给灭了呢?然而他又认不出自己的道服,难不成只能......给他看印记了吗??安岩内心的小人在哭嚎着捶胸顿足——不但被占便宜还一定会被认为是变态的吧!


    但不立刻行动自己就要没命了啊!


    带着最后一点的希望,安岩几乎是气若游丝的问道:“你真的没见过安家内家的道服吗......”


    “没有。”


    仿佛听见了他的希望被无情掐死时发出的“呲”一声。


    妈/的,安岩牙一咬。不就看个印记吗?不就一会儿的事吗?反正都是男的又不会少块肉!于是,神荼看见眼前的青年露出了一个吃了黄连还不能说的苦逼表情,然后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突然转身,扯下了裤子......


    “!!”


    冷静如神荼,此时也被惊到了。他的确是想过接下来会发生的各种情况,但也是没有料到他会......这样?不过还好的是,他很快发现了那个淡色的郁垒印记。“明白了吧?”安岩也不管他到底看见没,立刻拉好裤子恶狠狠地咬牙切齿地说道。废话,自己连一个暗恋对象都没有,就先迫不得已的被占了便宜,还是一个秦家内家的,男的!!安岩觉得自己没把心里的那一堆正在无限循环的素质语言骂出来简直就是已经客气的不行了。嘀嘀咕咕地理好衣服,转过身却发现那人还在呆愣状态,安岩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没看见吧......


     ”郁垒......?“


    ”呼......“安岩感动的泪流满面,这句简直比老师的”今天停课休息“还动听啊(´;ω;`)


    既然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安岩也就回到装逼状态——自己作为另一家的传承者在秦家还是有点声名的,总不能在一个普通的秦家人这里就毁了自己郁垒传承者的形象啊!安岩朝对方伸出手放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安家,安岩。“神荼也是反应了过来,不过他没急着回应,而是先解开了自己左手上一直缠着的白色布带。一个十分眼熟印记赫然出现在安岩眼前。这时,神荼才握住安岩因惊讶而僵在半空的手,淡淡地回道:”秦家,神荼。“


    哈?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每次都是在作业没写完的时候想码字......


可能会有很多错别字,我午觉都没睡呢就将就一下不咯( ´_ゝ`)


以及回看的时候才发现好像神荼是碰不到安岩的手才对......


别在意了......我可能困傻了......(´・_・`)

评论 ( 40 )
热度 ( 47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