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ve

 在看电影之前我和基友信誓旦旦的说我已经看过原著知道大概情节,不会哭的。

于是,Newt死的时候我忍住没哭,T姐死的时候我也忍住没哭

但是当Newt的那封长信一出来的时候,我是真没忍住......然后就和基友在电影院一起嘤嘤嘤去了......

编剧你不按套路来啊!我记得他的信本来只有几个字的!(´;ω;`)

我想为了这封信去二刷,但又因为这封信害怕去二刷......

我不管我就要Newt肥来!

不接受挑刺反驳!


(注意可能人物ooc)

(以及这篇东西没有太多cp之间的唧唧我我,主要是喜迎Newt小天使回家的故事_(:3」∠)_)

前半段(伪)大片开场,后半段(真)智障日常


    Thomas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勇敢坚强的人,但是现在他病了。

    还病的不轻。

    嗯,当然不是病毒,这个Thomas敢保证它再变异个十几二十次都不会对他有影响。但说到底,他也只是对闪焰病毒免疫而已。

    让他生病的,是Newt。

    首先是Newt还活着的幻象,第一次出现幻象时Thomas的反应太大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当然他没理由不反应大些。Thomas事后稍微解释了一下,然后就当是过去了。

    然而Newt没打算放过他。

    活着的Newt的幻象其实对Thomas的影响不大,Thomas很快就习惯了它还能如同真人一样和自己说笑调侃,而它的出现甚至让Thomas心中那死掉的一块又有了活络起来的迹象。所以,突然有一天,活生生的还能笑嘻嘻的喊他Tommy的Newt,变成了皮肤上突起着狰狞的青黑色血管,双眼通红无神的死去的Newt。

    Thomas一开始还能勉强应付每天的工作,但随着幻象发作得越来越频繁,周围的人都不得不在工作时留个心眼,以便Thomas在发病时能及时把他拖回房间里制住。

    这么下去真的不是个办法。

    “啊!!!”

    Minho决定在这个好天气里稍稍偷个懒,但没等他躺上多久,就听见了Thomas的惨叫。他火速赶了过去,发现人们正面面相觑的围在Thomas的屋外。“他跑进去了,”煎锅神色复杂的拍了拍Minho:“你进去看看他吧。”Minho把看热闹的人赶走,自己轻步迈入了Thomas的木屋。

    Thomas还没有缓过来,他把自己缩在了小屋最里端的一个角落里,崩溃的用力捂着双耳,原本生动的棕色双眼现在却只是空洞的惊恐的盯着前方。他的脸被泪水弄得一塌糊涂,全身都在不住的颤抖着,不停的想往那个角落里再钻进一些,嘴里哽咽着口齿不清的喃喃着:“Sorry...”——幻象又发作了。

    Minho无奈又心疼的叹了口气,十分熟练的上前用力的一把抱住Thomas,拍了拍他的脸:“Hey Thomas!Thomas!Tommy是我!Minho!”Thomas一怔,双眼的神采渐渐恢复,也不再全身紧绷:“Minho...”他仍止不住他的眼泪,有点尴尬的看向他的爱人:他又添乱子了。“I,I'm sorry Minho,I...”“It's OK.”Minho闭上眼把他又搂紧了些,低头给Thomas一个轻吻:“I'm here.”

    Thomas的确是个勇敢坚强的人,但是有个前提,除了在他的朋友们(或者说爱人?)面前。

    Branda说得对,Thomas这是心病。Minho虽然有些不爽Newt即使死了Thomas还是对他很上心,但他也同时十分理解Thomas,毕竟Newt也是他的朋友,是他们都无法遗忘也不想遗忘的心伤。

    解铃还须系铃人,Minho大概知道要怎么帮Thomas摆脱幻象的折磨,只不过这个实施起来有点困难。

    不久Thomas被要求暂停工作回去修养,而Minho申请了回那片焦土一趟,说是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留的物资或者是免疫者。Thomas本来想和Minho一起去,但被果断拒绝了,理由也很明白:他现在太不稳定了。于是Thomas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在自己的小屋待了一整天,直到傍晚飞船的声音响起——是Minho回来了。这么快?Thomas心生疑虑:再怎么说也得至少两三天吧?他跑出小屋,看见了Minho和Newt的幻象一起走下飞船。

    哦,新情况。Thomas有点惊讶,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正常Newt的幻象了。

    “Hey,Minho.”“Thomas,”Minho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奇怪:“今天感觉怎么样?”“很好,没有发病。”Thomas说完突然想起Minho旁边的Newt,还是加了一句:“还是有发病吧,不过看见的是正常的。”“My poor Tommy,”前面两人的表情更奇怪了,甚至还有点哭笑不得。“幻象”Newt扯开一个坏笑,突然伸手捏住了Thomas的脸左右使劲一拉,疼得Thomas“嗷”的跳了起来:“我是一个可以捏到你的幻象。”

    “呦很热闹嘛Newt,”一个绿眼睛的陌生男人也从飞船上下来了,好奇的四周张望着:“我们到了?”

    Jeremy是名医生,一个免疫者,让Newt来说,也是个变态。在WICKED被攻陷时他趁乱逃走,然后顺带路上救了奄奄一息的Newt。在Minho他们来之前,他一直在用自己的血制作血清维持着Newt的生命。Newt也曾问过他为什么当时只救了他一个:“你知道的,地上可不止我一个死掉的家伙对不对?”“首先,你的情况虽然糟糕,不过地上也就只有你是刚死不久还能救的,那些已经缺胳膊少腿的可就别指望了,”Jeremy把一针血清注入Newt的身体,故意弄出的疼痛使Newt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在他的怒视下,Jeremy无辜的眨了眨那双橄榄绿的眼睛:“其次,跟他们比,你长得还看得过去。”

    这家伙是个变态。

    作为回报,Newt会每天出去帮医生找生活物资,于是两人就这么艰难的在这片焦土上生存着,直到Minho来到这里,并无意间找到了他们。

    Minho在船上跟Newt简述了Thomas的情况,事实上他这次回来是希望能找到Newt的尸体带回去安葬:“不过找到活的当然更好。”Minho这么说道,他想表现得对Newt还活着这件事十分淡定,不过失败了。Newt很高兴自己的朋友们还活得好好的,但同时他也很担心Thomas。

    Thomas看起来的确病的不轻,他竟然把刚下飞船的Newt给认成了幻象。这让Newt很伤心又不爽,于是在捏Thomas的时候还特意下了点力气。看着Thomas疼的大叫一声然后在自己面前懵掉,Newt不得不承认现在自己感觉好多了,他笑着上前给了还震惊在原地的Thomas一个拥抱:“I'm back,Thomas.”Newt感觉到他猛地用他颤抖的双手紧紧地回抱了他,紧接着,Thomas压抑不住的吸气声在耳边响起。Newt有些意外,他的肩上好像湿了一块。

    “Wow hey Thomas,”Newt预计着Thomas会很激动,但他没想到他会哭:“没这么夸张吧......”

    “别哭了Tommy,还有人看着呢,让他们看见他们的英雄人物哭得像个小姑娘可不好。”

    “Minho你瞪我干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嘿放手!很疼!”

    正在和Branda交谈的Jeremy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喧哗。“你觉得这儿怎么样?”“挺好的。”Jeremy收回视线向她笑了笑。

    挺热闹的。

-------------------------------------------------------

    晚上。

    “举杯!敬我们归来的老朋友Newt!”Newt笑着稍微举了举杯子示意。“以及,敬我们的新朋友Jeremy!”Jeremy站起来微笑着向大家欠了欠身,然后就被Newt在下面不着痕迹的狠踹了一脚,有点狼狈地的跌坐回原位。他翻了个白眼无视了开始闹委屈的Jeremy,端着杯子径直走向Thomas——他自己一人坐在一个离他很远的小角落里,呆呆的看盯着他的酒杯,手里还捏着他的项链以及那封信。“在想什么Thomas?”他直接走到Thomas身边坐下,把Thomas吓了一跳:“啊,hi,Newt。”

    实际上Thomas今天一直在特意躲Newt,但朋友这么明显的异常Newt他怎么可能不会发现?Thomas向他的友人尴尬的扯出一个笑:“不错的欢迎派对吧?”“别和我绕圈子Thomas,”Newt敏锐的击中问题:“假笑不适合你,你今天好像一直在避开我?怎么了?”好吧......Thomas的笑僵在脸上,他认命的叹了口气,思索着要怎么和Newt说清楚自己的所想,但他好几次都是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终于,他只是冒出了一句:“I'm sorry.”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Thomas皱起眉深吸了一口气,信纸在他手上又被捏紧了几分:“我就是解药,Newt,那时你离救援是如此的近,甚至我自己就是解药,我却没能救得下你......我真的......”“别这样想Tommy,”Newt总算知道为什么Thomas今天见到他以后就一直什么话都没和他说的原因了,他扶着Thomas的肩坚定的看着他:“往刀子上撞,那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能怪你。”“可那把刀是......”“嘘闭嘴,”Newt狠狠的一拍Thomas的背,佯怒的盯着他的眼睛挑了挑眉:“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它们不重要Tommy,现在它们已经毫无意义。你只需要记住,I'm here right now,just beside you!我还好好的活着!懂了吗?现在,来看着我笑一个!”

    Thomas感觉自己该死的又想哭了。还是那句话,勇敢的runner Thomas在朋友们的面前就只是个小哭包。他支撑着自己的面部肌肉勉强给了Newt一个笑容。“我的天啊,你这家伙是真的丑。”Newt撇了撇嘴,摇着头满脸的嫌弃,然后又自己先憋不住的笑了起来。他碰了碰Thomas的酒杯:“不过还看得过去。”这让Thomas忍不住再给了他一个拥抱。

    “欢迎回来,Newt,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我知道,Thomas。”

    “Wow hey,看看这是什么?”

    Thomas还在闭眼忍着不要又哭出来,却突然感到手上一空:“Minho!”他赶紧放开Newt去阻止他把他手上一直捏着的那封信件抽走,不过晚了一步。“Minho住手!”看见是自己的信被抽走了,Newt也立刻扑了上去,不料被Minho给按住了,只得一边挣扎一边做无用的努力:“那是我的!”“噢这是你的啊Newt,”Minho瞥了他一眼,吹了声口哨并向他歪嘴露出了一个奸笑。

        额哦,大事不妙。

    “Hey伙计们!”他突然向众人大声嚷嚷起来:“想看看Newt临死前都给Tommy写了些什么吗?”

    “不!!”Newt已经吓到忘记了挣扎,他气急败坏的向还在不远处傻笑的Thomas吼道:“别发呆了小混蛋过来帮我阻止一下Minho啊!”

    Thomas终于大笑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朋友们的喧闹让他沉寂的心得以重新跳动。他向Newt摇了摇头,眼里是一片掺杂着幸灾乐祸的无辜:“Sorry Newt,”然后,他在Newt难以置信的眼神下也给了他一个奸笑:“让他读吧,你写得还不错。”

    “No!Thomas你什么时候也学坏了!”Newt拖长了尾音,绝望的捂上了脸发出一声哀嚎:“叛徒!You betray me!唔啊啊啊啊啊我就不应该回来!!”

    “哇我的天Newt你竟然会想念煎锅做的饭?!你的味觉出问题了?”

    “Thomas,Thomas!给个痛快杀了我吧!”

    “......(傻笑)”

    “什么有人想念我做的饭?”

    “Thomas我求你别装傻了......杀了我吧......”

    “你求他没用的,他听我的。”

    “Minho我他妈要弄死你!”

    “好啊来啊!想打一架吗!”

    “不去劝架?”Branda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Thomas身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已经被看热闹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两人。“不了,”Thomas眯着眼舒了一口气,耸耸肩笑道:“我是个大病初愈的,现在还很虚弱的人,去劝他们两个精力充沛的家伙有点危险。”

    “啧啧,我要把这句话好好跟Newt和Minho说一下。”

    “随便你。”

    Because of you,all of you,my friends,my heart comes back  to life again.



END



给Newt小天使的回归大礼——公开处刑!!(笑容逐渐缺德)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the crying child | Powered by LOFTER